ytsapp樱桃

*** “自嘲自己当初的可笑,如今的后悔,若不是当初如此,或许我们的今天就会不一样。”

君暮华道。

“为何?”

‘我们’指的是谁?常倾虞吗?

邵清风表示有些不懂君暮华的意思了。

君暮华的右手轻轻的抚向了自己的左手,随后便看到了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一金色凤凰形状的戒指。

邵清风看到这戒指的时候,一下子就惊呆了,瞪大眼睛的道:“龙凤戒!”

“师弟,你怎么会有龙凤戒呢?”

君暮华低冷一笑,“师兄忘记了我去中州大陆待过一阵子。”

“你是,这戒子的另一半龙戒在中州大陆,据我所知,没有人能勉强师弟你,这戒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清风一脸凝重的看着那龙凤戒的凤凰戒,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凤戒顾名思义就是情侣共有的戒指,男方佩戴凤戒,女方佩戴龙戒。

清新纯美曼谷旅游小美女图片

一旦两枚戒子带上,两人的情缘便定下了,除非是一方生命结束,不然两人是注定分不开的。

然,君暮华可不是一般人。

这种事,没有人能逼迫他。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自己戴上了凤戒。

邵清风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君暮华为何会戴上这凤戒。

真的是因为常倾虞吗?

常倾虞是云天大陆的人,而刚才君暮华了中州大陆。

常倾虞如今不过是十几岁的年纪,君暮华又是什么时候戴上凤戒的呢?

三生尊者是将龙凤戒交给了君暮华,还是亲眼目睹了两人戴上龙凤戒呢?

君暮华的那句,若不是当初如此,或许我们今天就会不一样。

“当初在中州大陆无意间遇到了三生尊者,他却带我去了一处地方,那里正有一个即将生产的夫人……”

君暮华十分严肃的看向了空中白云,似是在回忆当初的情景。

“那个新生的孩子就是倾虞?”

邵清风依旧有些不明白。

“不错,当日出生的是一个女孩儿,女孩儿的母亲却是难产而死,而女孩儿差一点就不能顺利出生,是三生尊者帮助其出生的。

当时我并不明白,为何三生尊者会出现在凡间,更加不明白三生尊者为何会出现在女孩儿出生的地方。

后来女孩儿出生了,却是身体十分的虚弱,三生尊者让我给孩子以灵力渡气,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便以给女孩儿渡气……”

君暮华道。

邵清风隐约闻到了阴谋的味道,他很难想象,以君暮华的修为想要救女孩儿,为何要用这样的法子。

“然后呢?”

君暮华突然笑了,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在庆幸,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然后,女孩活了,三生尊者却是将一对龙凤戒交给了我,这是天命的缘分。”

“以你的性子,你不可能就这么将凤戒给戴上。”

邵清风算是比较了解君暮华的。

君暮华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当然是拒绝的,因为我没有想过这些事情,更何况对付只是一个新生的婴儿。”

“那么你怎么处理龙凤戒的呢?”

邵清风视线再次落在了君暮华无名指上的凤戒之上。

当初没有戴上,可是现在却戴上了,这其后应该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三生尊者直接将龙戒送到了女孩无名指上,并且对我,我也可以戴上,他暂时不会给我们牵线,如果我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就去找他,我们的手上其实一直都带着龙凤戒,只是没有三生尊者的红线。”

君暮华道。

“所以,你和倾虞其实一直都戴着龙凤戒,只是没有显露出来,而三生尊者并未给你们牵红线!”

邵清风终于明白了过来,只是他没有想到常倾虞会是君暮华在中州大陆遇到的女孩儿。

“倾虞不是西伯侯的外孙女吗?怎么会来自于中州大陆?传言她是没有父亲的孩子。”

“‘她’就是她!”

君暮华着就站起身来,金色的面具已经戴在了脸上,头上的银发也在瞬间变成了青丝。

“若是如此,你好好待她就是,我看你们不需要三生尊者牵红线也是一样的。你是亲自教她还是让她留在听雨轩呢?不过淬炼还是让她去聚灵峰吧。”

邵清风看着君暮华问道。

“既然你们是她师父,自然是要跟你们学,最近魔族频频出现,我要去镇守灵虚幻境,血影没有白骨琵琶等同废人。”

君暮华道。

“白骨琵琶镇压在灵虚幻境这么多年,从未散发过魔气,我真是搞不懂,怎么会成为魔族护法的法器。”

邵清风一起赫然起身,作势想要和君暮华一起去一趟灵虚幻境。

“白骨琵琶本是用万千白骨炼制而成,本就带着万千亡魂的怨念,但是那白骨琵琶自被镇压在灵虚幻境之后,就从来没有散发出魔气,怨气……”

君暮华也觉得十分的奇怪,甚至他都觉得那白骨琵琶不是魔族的法器。

“数千年前,魔界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到处抓人,一直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活人,直接推入鼎器之中,将这些活人的血肉炼化,为琵琶的弦,白骨就炼制成了琵琶的本身。”

“这不可能没有魔气和怨气,难道是这白骨琵琶也知道掩藏气息?”

邵清风满心疑惑的道

“或许吧,昨日魔君焚天已经出现过了,不过却是在即将交手的时候突然离开了,不知道是何目的,今日我且再去看看,师兄就帮我好好的照顾她,晚上我亲自接她去玄虚阁。”

邵清风这个时候还能什么,自然是不会拒绝,不过又忍不住的叮嘱了一句,“师弟,她还只是开光期的修为。”

“嗯?”

君暮华面具下的眉头轻佻,他自然明白邵清风的意思。

他看上去,有那么饥渴吗?

他喜欢常倾虞,自然是要捧在手心里的,自然不会这么草率的就毁了常倾虞的修为。

“师兄,这不是你的性子。”“嗯?”这才换邵清风迷茫了,无奈摇头便向着自己的书房而去,他要去看看,他的宝贝徒弟,有没有将他的书房给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