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3_a2109

“江婉你要记住,这个世上不需要一个像废物一样的江婉,需要的是一个光彩照人才华横溢的江婉,当年你连一个名字都挣不过我,现在又拿什么和我争,还是去死吧……”

“不,不要,我不是废物,我才是江婉!”

原本昏睡中的人猛的睁开眼,坐在了床上。

入目间却是病床上雪白的被罩,冰凉的颜色刺痛了她的双眼,也刺醒了她的神经。

原来是又做噩梦了!自从重生后,只要她一闭眼,死前那一天发生的事就一定会入梦来,时刻在提醒着她,她前世过的有多窝囊!

是的,她重生了,本死去多年的她,竟然回到了那年夏末,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这一世,她不会再是那个如过街老鼠一样到处流窜的江婉!

“你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江婉这才发现病房里还有一个人,且就站在病床边。

微一抬眼就对上一双黑漆如墨、冰凉如水的眸子,还是那俊逸的面容,还是那低沉的声音,只是大叔变年轻了,江婉渐渐的就湿了眼眶,猛然抱住他,嘶哑道,“大叔……”

“大叔?”

周沉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暗想他已经那么老了么?

六月美人最娇艳长发清纯惹人怜

不能呀,他才二十三岁,正是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成大叔了?

等他摸到自己下巴上青渣的时候,终于想起,他因为执行任务已经几天没刮胡子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只是这小姑娘到底是哪里来的怪胎?先是一见面就喊他恩人,这会又喊他大叔!且还对着他泪流满面!

还有她刚才说的什么鬼话?什么她才是江婉?她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了么?

“你打算抱到什么时候才松开我?”

“抱一辈子……”

江婉没有放开他,反而抱的更紧了。

属于女性的芳香传到鼻尖,让长了二十多年从未亲密接触过女性的周少校肢体有些僵硬,且如此直白的宣告更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好半晌周少校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就算你要抱一辈子,那也得让护士先给你打针吧?”

“……”

江婉愣了下,随后松开了他,只是眼神却没从他身上挪走,连一旁小护士揶揄的眼神都没看见。

“闭眼,转过去!”见她这么呆滞,周沉忍不住用平时命令那群兵蛋子的语气命令她,“拉帘子,脱裤子!”

“脱…脱裤子?”江婉瞬间惊呆了,大叔这么豪放的么?

虽然她不介意以身相许抱前世一棺之恩,可是这里还有人呢!

周沉见她脸色倏然通红,无奈的又说,“打针!”

“哦…哦…打针,我还以为你要……”

“噗哧……”

小护士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声刺的转身出去的周沉脸色黑了又黑,死丫头,她以为他要干什么?

没了周沉所在的病房,好像瞬间宽敞了许多,江婉的脑回路也正常了许多。

想到大叔,江婉又痴痴的笑了。

“那不是你叔叔吧?”小护士暧昧的冲她挤挤眼睛,“是不是对象?”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