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7_a2066

中午,一大家人在花园里敞轩吃饭,叶青枫一家、叶青柏和周家也都来了。

歇了一上午跑出去逛了街的李氏也回来了,煊儿看到自己的娘亲却没有扑腾小手扑向她。

煊儿正被几个哥哥们逗得咯咯地笑。

铭儿则要小心翼翼地喂弟弟喝水,因为弟弟笑而不敢喂,怕呛着,于是板着脸教育弟弟老实点。

哥俩互动又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李氏过来见了也没将煊儿抱过来,而是坐在一旁也让人上了茶,与先到的周氏说话。

说她也是难得清闲,赶时间去逛了下街买了两套首饰。这一路太赶了,口渴了连茶都没喝就回来了。

叶青凰坐在一旁也在喂小吉祥喝水,见状心中不由一叹。

煊儿好像不如小吉祥粘娘亲,小吉祥任何时候不管玩得多开心,若是半天不见的爹娘出现,一定会立刻扑过来求抱抱的。

而煊儿此时却在喝着哥哥喂的水,又被拓儿这个顽皮小哥哥扮鬼脸逗得一脸傻笑。

不久大家到齐,各自落座入席,早饭后逛到了后院大厨房时,叶青凰就亲自安排了中午要吃的菜式。

这是他们到后一大家人聚一聚,以后就各院自己吃了。

活泼可爱的女生质灵动清纯美女图片

席间又说了各自的生意情况,叶青枫和叶青柏知道叶子皓明天就要去买葡萄,也很关心他们这笔买卖。

又怕葡萄收不到,又怕价钱太高,还怕若从太远买来会损坏,不过他们现在却变得识趣了,没有多问赚头。

毕竟他们兄弟清楚,现在的糕饼生意就算再不好也是在赚钱的,比他们往年挑货郎担、开小铺、当木匠都赚得多。

而所赚虽说是分了三份,实则还是他们兄弟在得利。

他们的爹得的那一份是养老钱,还有为青喜攒的钱,他们无需另外承担爹的安老钱,小弟小妹也不用他们操心。

这样的日子若还不知足,就真是讨人嫌了。

这些话,他们兄弟私下也商量过,因而不会有谁忘乎所以地先开口表示好奇。

自然,叶子皓和叶青凰也无意说得太多。

来南华州之前,生意就是分割过的。

糕点铺子由叶青枫守着,面点生意还是叶青柏和周家合伙去做,铺面、住处都由八珍阁承担。

而叶子皓和叶青凰,还有陈飞和赵沐扬、赵沐秋则是做八珍阁生意,葡萄酒也属于八珍阁所有。

不过叶青凰早有打算,等其他几地的八珍阁开稳之后,还是要增加糕饼生意的。

没道理她花了那么多心思做出来的这么多品种的糕饼,却只能在一处赚钱,糕饼在各地都有顾客源,她不应该闲置她的手艺。

只不过她在等,等葡萄酿酒之后,等欧阳不忌回来之后。

如今大家都识趣,边吃边喝谈笑风生,说的全是对未来生意的展望,而无利益之冲突。

就连李氏也没有再阴阳怪气破坏气氛,因为叶青枫终于又允了她一件事情,同意给铭儿安排了小厮。

这两年来李氏在叶青枫面前地位早不如以前,不过看在孩子面儿上,叶青枫虽然对她约束多了起来,但也没有把她怎么样。

然而不管李氏如何哭闹使性子,叶青枫都不会再妥协,甚至还搁话若她再这么任性,他不介意抬平妻。

李氏也清楚自己的境况,如今就连娘家都在埋怨她把叶家关系闹僵了,亲戚之间不好往来。

再看看叶青柏的岳家,从叶家得了多少利益,再看叶子玉的夫家,那也是得益的头一家。

李氏心中说不后悔也是假的。

只是她一向看不起泥腿子,看不起嚣张的叶子皓和那个白眼狼却找了个好男人的野丫头。

因而让她放低身段来哄叶青凰,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只不过她也不敢再闹,怕真的惹恼了叶青枫,而不得好下场。

但她也不是没底气的,毕竟她为叶家添了两个儿子。

大的已经懂事了,小的也活泼可爱,就凭着这两个儿子,她就能母凭子贵。

李氏扭头看了一眼两个儿子那边,心里开心得直冒泡泡。

铭儿把枷椅放在自己身边,让弟弟坐在枷椅中。

虽然不喂弟弟吃东西,但他可以边吃饭边陪弟弟说话,一家人在一起,也是开心不已。

煊儿歪坐在枷椅中,仰着嘟嘟的小肉脸,不时张着嘴“啊呜”地提醒着哥哥,他还没吃呢。

每当弟弟喊自己时,铭儿就能陪他说上一会儿话,还拿筷子沾了一点汤汁,在弟弟嘴边沾了沾,让他砸舌品尝味道。

还好另一边坐的是小叔,若是拓儿,怕要争着喂弟弟了。

吃了中饭之后,叶青凰这才把煊儿交给李氏抱回去,她也牵了小吉祥准备回去歇中觉。

这些日子又是赶绣图、又是长途奔波,好不容易清闲安稳,也想好好歇歇。

不过小子们却惦着去外面逛逛,可是毫无疲累的意思。

漱口、喝茶,收拾了一翻,大家就相约出门去。

叶常洲和叶华磊仍然同去,带着他们怕丢了。

虽说他们初到,也没有官家子弟的身份了,但叶子皓仍是让安排了马车,坐在马车里看街上也可以。

叶青喜、叶子晨、铭儿、拓儿、小妹还有两个小丫环,这么多人挤了一车,好在叶常洲和叶华磊都会赶车,由他们赶了一辆大马车在街上慢慢走着,打算将城西和城南都转一圈就回来。

陈菲菲和四个小厮则是走在马车旁,护卫他们的安全,毕竟这是一座大府城,不是小小靖阳县城。

他们初来乍到也不敢大意。

他们急巴巴地刚走,叶子皓也收拾了一下,带上礼物坐上武明扬赶着的马车,前往府学拜会师长。

早上遇到了府学江文瀚先生,得知了一些事情,这拜见一事就不能拖延了。

叶子皓原本是打算等忙完葡萄酒事宜,在重阳之时再去拜见的,但现在来看,若今天不去,便有些失礼了。

他准备的是两坛去年梅花酒、四坛今年刚泡制的桂花酒,还有两篮子今天出炉的糕饼,以及御赐的文房四宝两套。

有江文瀚回去禀报,今天又是沐休,一些师长们已得了消息,聚集在老院长的院子里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