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5_a2072

   ♂?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徐男带着我,去禁闭室看薛羽眉。

   妈的黄苓,要讨好黄苓吗?

   要给钱吗?低声下气吗?

   还要出卖色相,像许思念一样献身给我一样献身给她吗?

   想起黄苓那厮,我一阵恶心反感。

   我都不知道,男模场的那些男模特,哪怕说是为了钱,面对这么丑的老女人,怎么下得了嘴的。

   还一口一声姐哎姐的。

   丢不丢人,恶不恶心。

   太恶心了那种人。

   可是,我也得想个办法解决了黄苓才行啊,哪怕是假装和她和好,不然的话,薛羽眉就遭殃啊。

   汉服美女气质写真雍容典雅

   过去后,果然,守禁闭室的人,都换成了黄苓的人。

   整个监区,她都牢牢握在了手中。

   到了禁闭室门口,就吃了一个闭门羹。

   那两个守门的直接拦住了要去开门的徐男:“请问做什么?”

   我说:“我去看一个重要的女犯,有重要的事情问她。”

   守门的管教说道:“监区长说,没有她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包括我们。”

   我问:“送饭的可以吗?”

   她说:“可是们不是送饭的!”

   徐男不爽道:“林娜!别以为抱了监区长大腿就威风。”

   林娜说道:“徐男,我是在公事公办!谁是监区长,我们听谁的!”

   徐男看了看我。

   我说道:“娜姐,我进去一下,行吧?”

   林娜说:“张队长,对不起,不是我不给进去,如果我给进去了,监区长怪罪下来,遭殃的是我们!我们要受到处罚的!”

   旁边的管教也说:“张队长,希望能理解我们。”

   徐男一扯我:“走吧。”

   我说道:“等会儿。”

   我问林娜道:“对了,监区长经常下来看望薛羽眉,是吧?”

   林娜说:“偶尔会下来。”

   我问:“会动手揍她么?”

   林娜说:“会。”

   我深呼吸一下,说:“好吧。谢谢,再见。”

   我和徐男回去了我办公室。

   我问徐男道:“要不要请她吃个饭,表示和解。”

   徐男说:“这,我是忍不下这口气。”

   我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去约她吃个饭。送点钱。”

   徐男说:“我不去。”

   我说:“好吧,那就不去吧,我自己去。”

   我想了想,是要送钱,请吃饭,但是,现在黄苓,不太想见我啊。

   是的确不想见,但送钱,肯定想见了,当时,和康云,也就这么委曲求的。

   送多少?

   黄苓。

   五万吧。

   我也没太多钱了。

   花钱真的容易啊。

   我硬着头皮,去监区长办公室。

   到了那里,敲门。

   听到黄苓一个声音:“进!”

   一个字,进!

   我进去后,她一看是我,立马板着脸,不爽。

   我说道:“监区长,我有事找您。”

   黄苓说道:“讲!”

   还是一个字。

   要派头得很啊。

   我说道:“监区长,下班后,我想请吃饭,不知道有没有空。然后呢,为了恭喜上来做监区长,我特地准备了一份厚礼。”

   黄苓说道:“哦,不必那么客气,我只是代理的,谁是监区长,还不一定呢。”

   看着她说的话,好像低调,实际上,她两只脚都放在了电脑桌装键盘那里,一副舍我其谁的霸气。

   我心里反感,是的,是谁做监区长,还不一定呢,但,目前至少是她,是这里的最高长官。

   我说道:“监区长,您太客气了,监区长的位置,一定是了。”

   她说:“这不一定,也许是做呢。现在只是代理的,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我说:“这?肯定不会是我啊。我没有那个资历和本事和能力,论资格,论能力,整个监区,非监区长您莫属啊,这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上面的领导也夸,下面的人也在说。”

   黄苓说道:“是吗?”

   我说:“我在基层,都听到很多人反映。”

   妈的拍马屁拍得我自己都想呕。

   黄苓有些得意了:“是吗?这个嘛,呵呵,都是她们给我面子的。”

   我说:“那也是因为监区长您有本事啊。现在整个监区,在监区长您的带领下,朝气蓬勃,秩序良好,上周评比,还获得了第三名。以前我们都倒数的。”

   黄苓说:“这个啊,以前我就知道了,四个监区,我们每次都倒数,这样不好,还好,有了点进步,这也是因为我上来,的原因啊。可我做得还不够,我会慢慢的,每周评比,尽量都第一。”

   然后她就很自以为是的吹嘘了一番,什么和监狱长聊天啊,主任也夸她啊,和xx部的还有管理局的谁谁谁关系也好了,那人还经常电话她喝酒啊。

   是的,是有些吹嘘,但不可否认,她能上来,也是和这些人有一些挂钩的。

   我忍受着,听她吹嘘,我忍着不打瞌睡不打哈欠。

   忍着我眼泪都流出来。

   她问道:“哎是不是感动啊?”

   我说:“是的监区长,这样废寝忘食为了监区,要注意身体啊。”

   她叹气道:“唉,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有些事,她们做不好,我不能只下命令,我只能去亲自看。”

   我说:“有些该让下面做就让下面做,事必躬亲会很累啊。”

   她说:“以后我会尽量让下面的人来做的。刚才说去吃饭?”

   我说:“对,下班后,如果有时间的话。”

   她问:“哦,准备礼物干嘛?礼物就不需要了,这礼物啊,我不太喜欢拿,知道现在查得严,而且我们之间嘛,也不需要什么礼物。我们以后好好把监区做好就行了。拿什么礼物嘛。“

   我说:“监区长真是体贴又高风亮节,作风好。可这代表了我的一点心意。监区长,那下班后,我就在沙镇的沙城饭店门口等。”

   她说:“看看再说吧,要不先去,我有空的话就去,去了再点菜,别浪费了,如果我没时间去,点菜了就浪费了,不要太奢侈啊。不要太客气啊。”

   她一再的叮嘱。

   鬼都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我像个点头哈腰的汉奸:“那,监区长,我到时就在沙镇沙城饭店那里恭候您了,您知道在哪吧?”

   她说:“知道,我也常去。”

   我说:“好的,监区长,我先回去了啊。”

   她挥挥手。

   我出来了。

   太恶心了。

   其实我也有去男模场做鸭的潜质,当然,如果我身高和颜值够的话。

   靠。

   下班后,我马上出去了,然后去取钱,去那个饭店,去订了包厢,豪华包厢,然后摆下宴席。

   一桌菜。

   这桌名字叫和和气气。

   十八菜两个汤,三个饭后点心,一个饭前水果拼盘。

   送酒水。

   但送的酒水不上档次,而且,我也不知道黄苓要喝什么。

   和和气气,真是和和气气啊。

   我到了门口等。

   大概二十分钟后,黄苓开车来了,停好车,我走过去,恭迎她。

   一番客气话后,我们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上楼了。

   进了包厢,我让服务员上菜,然后问黄苓喝什么酒。

   她说:“随便。”

   我说道:“呵呵,随便,就不知道随便什么好了。您看看随便点吧。”

   我拿了酒水单给她。

   她翻着,从啤酒翻到白酒,然后翻到红酒,哦,她指了指一个波尔多什么什么顿红酒,一千八一瓶的。

   晕倒。

   靠。

   这餐饭,我要花三四千了。

   上菜后,黄苓说道:“这两个人点那么多,太多了。”

   我说:“监区长,好不容易请吃个饭,赏脸已经是我无限的荣光了,这我应该,应该的。”

   黄苓说道:“太客气太客气,吃,吃。”

   吃着。

   然后酒开了,倒下来,喝着。

   然后两人就监区里的一些鸡毛蒜皮小事聊了大半个小时,然后,酒没了。

   靠,一千八,那么快就没了。

   我看了看,只好忍痛叫多一瓶,黄苓还说道:“不要那么贵的,都喝多了,喝多了。”

   我说:“没事没事。”

   酒上来,开了,继续喝。

   然后我看差不多了,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着五万块钱,走过去,给了黄苓:“监区长,这是我送的一点薄礼,谢谢笑纳。”

   黄苓说道:“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的,真是客气啊。这里面的,是什么呢?”

   我打开来:“监区长,我实在不知道送什么好,干脆就希望自己喜欢买点什么,就添一点什么吧。看好不好。”

   她说:“太客气太客气。”

   说着她把钱放在了她旁边的凳子上。

   我坐回自己位置。

   然后两人继续喝酒。

   一会儿后,黄苓说道:“张河,知道我们以前是有过一些矛盾。我想听听的意见。”

   我说:“哎呀监区长,我哪敢对您有什么意见,那都是我这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啊监区长,多有得罪的地方,还希望监区长海涵。”

   黄苓说道:“看在这么恭敬,这份礼上,我就当没事发生了,不过,张河,如果以后的工作,要还是像以前那样做,专门和我对抗,别怪我了。”

   我说:“呵呵不敢不敢。以前我的确是太不懂事了,监区长,真的是对不起,我保证,以后绝对不给监区长您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