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7_a2072

   于是,我告知了刘彤彤,让她好好学习,好好恢复,有什么以后毕业了再说。..cop> 特别是感情的事,不需要着急。

   刘彤彤说道:“我只比你小几岁。”

   我说道:“我知道,可是,我挺喜欢你的,但是,我有我自己爱的女人了,彤彤。”

   刘彤彤说道:“是你女朋友吗。”

   我说不是,我追求她,她还没有接受我。

   刘彤彤说道:“好,可以留你的威信吗。”

   她没有再逼问我什么下去,只是要问我要一个我的威信。

   我给了她。

   我自己也的确挺喜欢她的,没有哪个人不喜欢被一个漂亮的人喜欢的感觉。

   刘局长回来了,说不好意思的一些话。

   我和他又聊了一下,主要还是在于刘彤彤她们一家人的安方面。

   我是要找人过来保护她们的,但是我要她们尽早离开。

   台湾清纯Livia娇羞可人

   现在在这里,不安,包括我自己,都非常的不安。

   回到了宿舍后,躺下,看看威信,收到了刘彤彤给我发来的信息,说她今天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吓到我了。

   我没有回复。

   虽然我想回复一点什么的,我叹了叹气,算了,就这样子算了吧。

   为了抓到那两个炸我的四联帮的人,我让手下在监狱之外我们回城必经之路的几个隐蔽的高点拿着望远镜侦查,看看如果那两个家伙出现,立马抓了他们。

   原本我是没觉得有什么希望的,但是没想到的是,还真抓到了他们。

   这天我们的人出去后,看到有两个人开着一步山地摩托车上了山坡,把摩托车隐藏隐蔽在草丛中,之后爬到了一处拐弯马路的高处,那段路是我们回城的必经之路。

   看起来,他们就是前些天要炸我们的车队的那两个。

   我马上下令抓了他们。..cop> 我们的人迅速的包围了过去,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从上往下,从后往前,抓了他们两个。

   他们带的东西,有手枪,而且是大口径手枪,击穿防弹衣那种。

   有锋利的刀子。

   当然,还有炸弹。

   那完是士兵战争所使用的炸弹,可以把防弹车炸毁的那种,跟上次炸我的炸药不是同一类了。

   他们是真的要我死啊。

   看着这两个在我面前的四联帮的歹徒,我问强子,该怎么解决的好。

   强子说道:“有来,无回。他们以后就会收敛了。”

   强子的意思,是干掉这两个家伙。

   杀人如果被查出来,很危险,可能要我们的人偿命。

   而且特别麻烦。

   我不想杀人,也不想杀人。

   我说道:“给他们教训教训就行了。我不想惹来那么大的麻烦。”

   强子说道:“天知地知。”

   他意思说做的很隐蔽,不怕查出来。

   我说道:“算了。”

   强子说道:“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我说道:“我是说给他们个教训。”

   强子说道:“教训,那就教训到让他们不敢来,让他们没能力再炸我们。”

   我说道:“好。”

   强子也许会让他们残废。

   我不想知道那么多,让他自己去办就好。

   强子让人带走了这两个家伙,这两个家伙,将会被整到残。

   我承认有时候自己会心软,可是的确也没办法,我是不想杀人,要人命的事,我不愿意做。

   最主要也还是害怕,怕被查出来。

   不过这两个杀手,如此丧心病狂,也的确是该杀。

   原本开始也是先想着送他们进去监狱,但是觉得没有足够的震慑力。

   只有将他们弄死,才是真正的有震慑力,让他们派来的人,有来无回。

   这天晚上,我在监狱里,看着书,监狱里静悄悄的,静到让我几乎产生幻觉,书都看不下去了。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看着监狱,没有发现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怎么了呢?

   心里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一个电话打过来了,那手机铃声在这么静谧的环境中,显得特别的刺耳大声。

   我看了看,是陈逊打过来的。

   我接了电话问他什么事。

   陈逊告诉我,黑珍珠失踪了。

   我马上说道:“昨天还跟她打电话,什么失踪了。”

   陈逊说道:“这是真的事!刚才她出去谈生意,吃饭,然后出了饭店,人就不见了。”

   我急忙问道:“怎么回事?她手机呢。”

   陈逊说道:“打不通!关机了。”

   我说道:“她平时不是带人吗,张自他们呢?”

   陈逊说道:“张自他们说,看着珍珠姐在面前走,和那个商人聊天走在面前,然后从头上掉下来一大片一大片脱落的外墙装修石灰,灰尘粉尘,掉落在地面的这些白墙溅起很多的灰尘粉尘,遮住了他们,他们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从天而降外墙砸得赶紧遮住了眼睛,躲回到饭店屋檐下,可是在短短过了十几秒钟后,就发现那个商人还有他的随从,还有珍珠姐,不见人了。”

   我大吃一惊,这怎么回事。

   我马上说道:“你等我。”

   陈逊说道:“你赶紧过来。”

   我说好。

   马上出去。

   给黑珍珠打电话,果然是关机了。

   联系不到她。

   黑珍珠失踪,会是谁干的?

   我马上想到四联帮,如果落在四联帮手里,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即使不是落在四联帮手里,落在了程橙橙手中,也一样没有好下场。

   程橙橙不会放过黑珍珠的。

   我翻出前些天程橙橙给我打过的来电,拨过去,已经关机。

   如果他们抓了黑珍珠,和我们谈判,那倒是还好,就怕是直接抓了直接动手,整死黑珍珠,那就真的玩完。

   我打电话给了贺芷灵,贺芷灵也觉得颇为吃惊,怎么会这么轻易被人抓走呢。

   她马上安排铁虎过来调查,同时,贺芷灵也过来了。

   我见到了张自,问张自当时什么情况。

   张自说,黑珍珠和那个之前被黑珍珠灌醉的王总出去吃饭了,谈的还是之前的那个一千八百万的那块地皮,王总意思说一千六百万直接给钱了,虽然经过上次的灌醉风波,但是王总似乎并不记恨于心,还要来找黑珍珠买那块地,黑珍珠当然愿意谈,于是便去赴了饭局。

   那个王总带了三个人,三个男的,说是他的秘书和助理,其中一个是他公司的律师,专门负责合同这一块,想要当时就直接签约给钱了。

   而黑珍珠这边,除了张自,还带了两个贴身的保镖,外面的另外一部车,还有四个保镖。

   可就是这么多保镖,还能眼睁睁的看着黑珍珠凭空消失,也真的是服了。

   他们一直到现在,都搞不懂那外墙脱落落下后,黑珍珠到底消失去了哪儿,因为这短短的十来秒的时间,黑珍珠,还有那王总,还有王总三个手下,人都不见了。

   我想了想,这应该是王总的三个手下搞的鬼了。

   我问张自合同签了吗。

   张自说签了个协议。

   我问多少钱成交。

   张自说还是一千八百万。

   我想,这就是黑珍珠放松警惕的原因了。

   王总看来就是有预谋而来,经过上次被灌醉入院的事件后,他肯定对黑珍珠耿耿于怀,可能就是他自己一手自导自演的抓了黑珍珠的事件。

   也有可能,王总是受到了程澄澄他们或是四联帮的指使,来假装和黑珍珠签约买地,约黑珍珠吃饭,接着,他们派人假扮成王总的三个手下,分别是律师,助理,秘书,在从饭店出来,时机合适的时候,制造外墙脱落从天而降遮住了张自他们这些黑珍珠的保镖,接着,他们把黑珍珠弄走了。

   我气得直跺脚,可是生气也没有什么用。

   目前这些东西,只是我推测而已,我要寻找真相,要找到黑珍珠才行。

   很快,贺芷灵过来了,让铁虎和我们的人去现场查了一下,调出了那边的一些监控。

   监控显示,当时黑珍珠张自等保镖,还有王总,还有王总手下三个人一起出来了饭店的时候,饭店上面的外墙墙体装修那白石灰那一层脱落下来,砸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他们几个人纷纷的躲避,黑珍珠手下张自等保镖,是往后撤的,不由自主往后撤,因为这些外墙砸在身上很疼,如果砸在头上,那会伤人,更是有可能砸得头破血流。

   这在被外墙砸得时候,他们没有来得及第一时间把黑珍珠拉回屋檐下。

   而黑珍珠,是被王总的两个手下给护送着往前面马路小跑的。

   跑了没有两秒,黑珍珠身一软,就要摔下去,被两个王总手下扶着了,接着一辆拉货的蓝色小货车开过来挡住了张自等人的视线,这时候一辆商务车迅速开到了王总黑珍珠等人面前,商务车开车门,王总手下几个马上将黑珍珠塞上车,接着几个人上车,车门一关,车子离开了。

   那辆蓝色小货车也迅速开走。

   这发生的事情,不过短短的十几秒钟而已,当张自他们跑出来外面的时候,车子已经离开了几十米远,看着大街上的车来车往,没人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人发现有人被人抓上了车,而那辆开走的商务车,黑珍珠就在那上面。

   张自赶紧的和几个保镖在附近寻找,可是根本找不到黑珍珠,他们打电话,黑珍珠手机开始打通了,但随即马上关机了。

   那些人把黑珍珠的手机关机了。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