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2_a2074

周云凡远远地瞅了廖雪凝一眼,手机响起,睨了一眼手机显示屏,看清来电号码,脸上露出欣喜的目光:“姐,还真是料事如神,这掐指神算还真是了得。”

“小凡,按照时间推算,她在那里了吧?这样也好,只是因为利益而来到身边,我担心她会有异心,要小心一点,别着了她的道。”

周云凡呵呵笑着:“嗨,家弟弟还真不怕她整出什么妖蛾子,如果她有异心,我会让她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姐,咱俩不说她了,说说爷爷奶奶在星海市玩得开心么?”

“他们呀,如今是越活越年轻,甭管身体还是心态,全都是,看上去回到四五十岁的样子,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小凡,真是咱们周家的福星。”

周云凡笑问道:“姐,想不想换一个工作,当一个董事长什么的?”他的思维十分跳跃,让人难以跟上节奏。

远在星海市“海景68号别墅”内的周洛紫听到这句话,聪明伶俐的她,沉吟了一会儿,想到了什么,笑着回答:“我没有官瘾,不过给弟弟看管产业的事,我是乐意做的。”

“哦,是这样子那就好,先当一个副董事长试试,当好当坏无所谓,大不上是给姐交了学费。”周云凡随意一说。

周洛紫听到后,就不乐意了:“哼!别小瞧姐,敢给一个副董事长当一当,我就能胜任。”

“噢,那就这么说定了。”周云凡挂断了电话,抬头朝餐厅瞟了一眼,看到换装后,身穿白色真丝绣花旗袍的廖雪凝,还真的是特别吸睛,心说,既然真心追随我,那就试试的真心有多真。

周云凡站起来,抖擞几下,微微躬身弯腰,走进主卧室,俗话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那就是看看是不是一个真心的愿者。走进去后,门锁没有上闩。

腻歪在床上,睡成一个大大的太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海底丹田开发出来,“阴阳极乐珠”藏入里面的原因,他感到自己有点象不是用脑袋想事,而是用下半身想事情。

没有让周云凡久等,很快就听到廖雪凝在房门外对上官虹云说:“我想向周医师请教一些事情,能回避一下吗?”

舞动的芭蕾欲望

没有听到上官虹云说话,倒是听到一阵脚步声走近,随后听到聂梦柔沉声说道:“有些事一旦开了头,就不能回首,想成为追随者,就不奢望有什么名。”

也不等廖雪凝回话,只听到脚步声走远,门外只有廖雪凝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举手敲门,扣扣扣。

“请进。”周云凡只简短地说出两个字,躺在床上依然故我地闭着眼睛。

廖雪凝小心肝怦然悸动,呢喃而语:“周周周周医师,大家都说是小神医,医术出神入化,我想让给我看看心病,能不能治?”

周云凡依然如故地闭着眼睛,淡然处之地说:“的心病成因很复杂,我这个人喜欢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如果真相听听,就靠近一点。”

廖雪凝病双眼一眯,凝视了一下,身子顺势往床上一躺,侧卧到他身边,好在这是一张宽大的床,面积大,两个人睡在上面,没有拥挤感。

她扭动几下曼妙的美体,把不拥挤变成拥挤:“我真心想听到开出的处方。”

周云凡惜字如金地说:“往5纳米芯片,高端光刻机,芯片靶材这方面拓展思路,可有可无的公司借机剔除出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有没有壮士断腕的胆魄,那就不是我考虑

的事。”

廖雪凝听到,全身打了一个哆嗦,一种叫兴奋的感觉让她精神大振,右手撑起脑袋,俯视着眼前这张有点小帅的脸:“上帝为我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我打开一扇窗。”

沉吟了一会儿说:“廖家确实有三家这样研发公司,只不过就目前来看,我调动的资金太少,要想支撑到这三个公司出成果,得需要庞大的资金运作才行。”

“钱不是问题,把这三家小公司重组合并,成立一家紫雪科技集团公司,出任董事长,让我姐周洛紫担任副职,真想看看廖家的智多星独立出来后,会有怎样的呼风唤雨的超能力。”

周云凡触碰到她的爽点,让她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廖雪凝急忙追问:“到底能投入多少资金,给句准话。”

“估算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周云凡轻飘飘地问。

“保守估算需要至于三百亿,觉得嘞?”廖雪凝动身之前,对她们廖家的所有产业逐一做过评估,她也注意这三家小公司,别看它们小,但是聚积的全是这三个领域的天才。

周云凡依然如故地闭着眼睛:“能给所说数目的十倍,甚至更多,不会让们有后顾之忧。只不过们廖家得放弃控股权。”

廖雪凝也是一个有野心的美女,听到后回话:“确切在说是我放弃控股权,我爷爷早就把这三家公司的股权分给了我,说玩高科技,还是年轻人的脑子好使。”

周云凡听到后笑着说:“这三家小公司,资产加起来不到三亿,看来这位廖家老爷子,最宠爱的谪孙女,在家族里的地位也不咋地,呵呵。”

廖雪凝听到后就不乐意了:“凭什么这样说?周医师。”

“想不想知道上官虹云和聂梦柔的年收入是多少吗?不知道吧。”周云凡脸上浮现得瑟之色。

“到底有什么?五百万年薪,还有八百万?”这是一个让人好奇的问题。

周云凡脸的得瑟表情更浓了:“量猜不准,实话对说,说的这些,就连她们年底分红的零头都不够,哈哈。”

“真的假的?”廖雪凝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睁圆圆的,煞是好看。

周云凡辗转一下身体,轻飘飘地说:“她们的年薪不多,才区区三亿多一点。”

“什么?才三亿多一点.有必要说得这么夸张吗?”廖雪凝震惊了,她从家族产业中分到三个公司的总资产评估,才刚刚三个亿的样子啊,这实在是太打击人了吧。

周云凡依旧闭着眼睛,伸手拂拭她那白晰玉润般的俏脸:“嗨觉得我有必要说谎话骗吗?人家送美名叫智多星,我看不过就是一个傻妞。”

“喂!别说我傻,只要给一个支点,一支超长杠杆,我就把别人不敢想的梦想撬起来!”廖雪凝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