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1_a2080

符明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等我几分钟!”

“是!”齐鲁挂断电话。

五分钟后,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传来符明杰的声音。“第一,可以承认天池杀手的身份;第二,得掉哥哥;第三,把哥哥的钱部捐给穷人,这件事得让少主知道。”

“明白!”齐鲁挂断电话,狠狠的松了口气,这种解决方案是最好的了,而且,哥哥还不用死。

“现在可以说了?”钱龙看着走过来的齐鲁,笑眯眯的问。

“没错,我是天池杀手。”齐鲁又恢复了冷峻的表情。

钱龙脸色微变,问道:“那为什么怕我?”

“因为是血佛,天池杀手做的事和做的事差不多,没有高层的命令,我不能和作对,而且,我不是的对手。”齐鲁说道。

这下钱龙倒是松了口气,他也怕和天池杀手为敌,道:“既然天池杀手和我做的事一样,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哥哥?”

“血浓于水。”齐鲁苦笑,道:“不过刚才我请示过高层了,我会亲手废了哥哥,把哥哥这些年搜刮来的钱都捐给穷人。”

钱龙点了点头,齐鲁其实完没有必要废掉齐剑,既然要这么做,说明天池杀手真的不是恶势力。

“阿鲁,说什么呢?”齐剑却急了,本来听到弟弟承认了身份他挺激动的,可听到弟弟称呼钱龙为血佛,差点把他吓尿了,紧接着弟弟又说废掉他,捐了他的钱,这下急了。

清纯美女精致小脸蛋傍晚暖色摄影

“哥,因果循环,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享了这么多年的福,这一生也够本了。”齐鲁脸色阴沉的说道,突然,右脚闪电般踢出,随着咔咔两声,齐剑的双腿膝盖生生被他给踢碎了。

扑通!

齐剑趴在了地上,紧接着腿上的疼痛传来,疼的他嗷嗷大叫了几嗓子,就晕倒了。

“血佛,希望能帮我保守秘密。”齐鲁抱拳道,提溜起昏迷的齐剑走了。

钱龙眯起眼睛,他有些不相信齐鲁说的话,就算天池杀手不愿意与他为敌,就算是齐鲁不是他的对手,也没必要吓成那样啊。

不过他也没多想,没有和天池杀手为敌,他已经感觉很庆幸了。

“三位,偷听的感觉很爽吧?”突然,钱龙猛地转头看向几米外的窗口,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三颗人头贼兮兮的往里偷看。听到这个声音,三颗脑袋的主人撒腿就跑。

“谁跑谁死。”钱龙大喊。

呃!

没跑出两步的龙啸云、孙虎和孙敬辉不敢跑了,就算他们能跑掉,也逃不过血佛的追杀。

“进来吧!”钱龙好喝。

龙啸云三人立马乖乖的绕过来,走了进来,走进门后,孙虎吓得双腿哆嗦,直接跪在了地上,本来血佛就想杀他,今天恐怕会直接动手吧?

“三位,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们都听到了吧?”钱龙笑眯眯的问。

“钱少,我和无冤无仇,仅仅因为这一点,就要杀我吗?”龙啸云沉声道。

钱龙暗暗点头,这小子倒是有点骨气,道:“我可以不杀,但是得吃了它。”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药丸。

“这是什么?”龙啸云问道。

“毒药!”钱龙说道。“这种毒一年发作一次,只要吃了解药,身体不会有丝毫不适。只要不把天池杀手的秘密泄露出去,我保证每年都可以得到一颗解药。”

“如果我不吃呢?”龙啸云问。

“死!”钱龙冷声道。

“我吃!”龙啸云非常干脆,走过来拿过药丸直接塞到嘴里咽下去,转身就离开了。

“我也吃我也吃。”孙虎见龙啸云吃了药丸就离开了,赶紧吆喝着要吃毒药。

“好,成。”钱龙取出一个红色小瓶子,倒出一颗血色药丸,弹指射进孙虎的嘴里,道:“滚吧。”

“是是是!”孙虎真的滚着出去了,可他不知道,这颗药丸是剧毒,几个小时候他就会身亡,他这样的人渣,钱龙是不会允许他活着的。

“似乎不害怕!”钱龙邪笑着看着孙敬辉。

“我为什么害怕?”孙敬辉冷笑道。“血佛,上次我用血佛黑卡让杀掉意图杀掉我弟弟的人,没有杀吧?”

“还没。”钱龙摇头。

“那好,我收回这个请求,现在我用血佛黑卡保护我自己的命,而且,我要永远保护我不意外死掉。”孙敬辉冷笑着说道。

钱龙被孙敬辉的傻逼逗笑了,道:“孙敬辉,上次我问过要不要改变让我办的事,说不改了,所以……不好意思,没有修改的权利,手里的黑卡,失效了。”

“这……”孙敬辉的脸色终于变了,吓得倒退一步,脸色苍白道:“……不能这样,也没说不能改?”

“我现在说也不晚。”钱龙残忍的笑道。

“……我……”孙敬辉吓坏了,转身撒腿就跑。

咻!

钱龙指尖光芒一闪,下一刻光芒没入孙敬辉后脑,然后,孙敬辉就停了下来,傻呵呵的又蹦又跳,显然是疯了。

“晴儿,看到了吧?有些人确实该死,让他们活着,不知道会有多少好人遭殃。”钱龙怕江梓晴接受不了,微笑的解释道。

“钱龙不用解释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都懂。”江梓晴莞尔一笑。

“真乖!”钱龙捏捏江梓晴的俏脸,搂住她和曲诗涵,道:“走吧,我们回家。”

“好!”

“回家后要叫我踏空步。”

“好好好,都教给们。”

三人有说有笑的出去,路上,钱龙给韩羽打了个电话,让韩羽带人来查封了燕园山庄,这种地方不应该存在。

“钱少,可算是回来了。”回到彭家,刚一进门,坐在石凳上的羊志明就站起来,苦笑道:“钱少,这里根本没有空房子,让我和阳阳住哪?”

“一会儿我让人去给们买个大帐篷,以后们俩就在院子里露营吧。”钱龙邪笑道。

“……”羊志明和谢梓阳傻眼了,这可是寒冬腊月,在外边露营,还不得冻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