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_a2056

“我怀疑闫瑞就在这下面。”叶宇说。

“什么?闫瑞在那下面?怎么会这样呢?”秦柏宇大惊道:“这陷阱一看就是之前猎人留下来捕猎的东西,下面不知道设置了什么厉害的机关呢,闫瑞掉下去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生命危险肯定是要有的,不过我既然站在这里了,就尽自己所能保她平安。”

“叶大师,一切都要靠了。”秦柏宇认真的说:“只要能够救下闫瑞,以后我当年做马的来报答。”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联系一下医疗小组的成员,他们都是有备而来的,应该带的有绳索之类的东西,我们可以凭借那个东西下去。”

听到叶宇的话,秦柏宇急忙拿出手机给殷凯打电话。

只是他的手机在这里没有信号,气的他差点就把手机给摔了。

“没有信号的话,跑过去好一下他们,沿路做好标记,省的来的时候记不到路,我在这里等们。”

叶宇又给出了意见,秦柏宇想想也只能如此了,冲着叶宇点点头,就快速的往回跑,一边跑,一边找一些特殊的树木做标记。

好在那些医疗小组的成员搜寻的也是这个方向,他们不一会就碰到了一起,听到秦柏宇找到了闫瑞,一个个都松了一口气,在秦柏宇的带领下,快速的赶往陷阱处。

因为沿路做了标记,他们来的很快,前后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二十分钟。

“闫瑞在什么地方?”

薄荷味的纯真少女让人清爽

有人环视了一周,并没有发现有藏身的地方,不由得纳闷的问。

叶宇指了指陷阱说:“在下面,需要绳索才能够下去。”

那些人慌忙解开背包,拿出绳索,接在一处,差不多有百米的样子,叶宇才喊停。

“叶大师,上面就交给了,我现在就下去。”

秦柏宇拿着绳索的另一头就要往自己身上绑,却被叶宇阻止道:“秦柏宇,还是留在上面比较好,我来下去吧。”

“不行,我要亲眼看到闫瑞才放心。”秦柏宇坚持道。

“下去能干什么?”叶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闫瑞受伤了,又不是医生,不能乱动她的身体,万一弄不好再伤到她,承担起这个责任吗?”

面对叶宇的反问,秦柏宇傻眼了。

他可是听说伤员必须要有专业的医生进行挪动,不然万一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造成二次伤害,那后果就严重了。

秦柏宇转身看向那些医疗小组的成员,他们可都是专业的,由他们下去挪动闫瑞,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只是当他的目光扫向那些人的时候,对方却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根本不去和秦柏宇对视。

这让秦柏宇有些伤心,在一起工作那么久的同事,竟然一个个如此冷漠。

可他又不能去责任对方,毕竟这陷阱有多深大家都不清楚,万一下去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谁来承担这个责任?他们这是在为自己的性命负责,所以秦柏宇只能哀叹一声。

“我下去。”

叶宇说:“们在上面随时做好救援的后备工作,我来下去把闫瑞搬运上来。”

“是专业的医生吗?”医疗小组的成员皱着眉头问。

虽然他们没有勇气下去,可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责任心。

面对一个还可能生还的生命,他们宁愿等待真正的专业救援队出现,也不想让别人冒冒失失的动手。

“是。”

叶宇担心他们再纠缠下去的话,对陷阱内的闫瑞越来越不利,所以他直接把自己的省级从医资格证给扔了出来,就开始拿绳子绑住自己的腰。

等对方确认了叶宇的专业性,这才冲着他点点头,示意让他下去。

陷阱并不是很深,但也不浅,足足有六七十米,越往下氧气越稀薄,哪怕叶宇已经到达了练气第四层,也需要缓一下才能够继续往下下。

只是在下降的过程中,给他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

就好似这个陷阱内的引力比外界的要大一些,让他明显感觉有股子巨大的力量在扯着他,让他急速的往下坠。

好在叶宇的力量比较大,才没有被这种强大的吸力给吓倒,要不然换作一个普通人,恐怕在感受到这边的不同之后,立刻就窜上去,放弃这次的救援了。

平稳落地之后,那种强大吸引力的感觉更盛。

叶宇可以肯定,这里面绝对有玄机。

只不过眼下救人要紧,根本没有时间让他去仔细的研究,只能等以后有机会的话,再回来研究一番。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闫瑞,以及她周边的血迹,叶宇再次皱起了眉头。

按说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而且还没有任何的防备,再加上这边的重力别万有引力还要大很多,早就被摔的稀巴烂了。

可闫瑞却完好无损,只有额头处碰到了一块石头,出现了一个小伤口,流了一些鲜血,不过现在伤口已经结巴。

叶宇又给她把了一下脉,仍旧在跳动着,不过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跳动的非常微弱,跟《五术医典》记在的一样,丢了三魂当中的一魂,人会处在眩晕呆滞的状态。

也就说,对方明明睁着眼睛,但却没有一丝的神采。

明明有脉搏的跳动,但却感觉不到生机。

也就是碰到了自己,否则她还真的很难度过这次危机。

把闫瑞绑在自己的后背上,叶宇拉了一下绳索,冲着上面大喊道:“我这边已经好了,上面的人拉我一下。”

……

“秦先生,叶医生跟什么关系啊?”

在叶宇下去的时候,医疗小组的成员好奇的问道。

“没有关系。”秦柏宇皱着眉头说:“我今天去找钟神医给女儿看病,刚好他在场,说能够治好我女儿的病,我便答应让他医治,真要说有关系,也就是医患关系吧。”

“只是医患关系就对这么上心?”

众人纳闷道:“这陷阱可是足足有六七十米深啊,我们都读过书,应该知道,在这么深的地下,极容易缺氧,又加上要不断的攀爬,很容易就会窒息而亡。如果们没有关系的话,他怎么会为了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啊?”

“那是因为他有医德。”

秦柏宇说:“作为医生,不管在任何时候,都已经把病人放在首要位置。叶神医做到了,他是当之无愧的神医,而们,还需要学习。”

世界就这个样子,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都有一颗向善的心,也不能要求所有的医生都去对病人负责。

秦柏宇不能责怪这些医疗小组成员的冷血,换作是他,在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他能够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

答案不言而喻。

既然自己做不到,又何必去要求别人呢?

现在有叶宇帮自己的忙,秦柏宇内心满满的都是感动,感恩。

这些情感不用言说,需要用行动来表达。

所以在听到陷阱下面的呼喊,秦柏宇立刻就开始拉绳索,那些医疗小组的成员觉得之前的事情做的有些有愧于心,也都帮忙拉绳子,没一会就把叶宇从陷阱下面给拉了上来。

见到叶宇后背上背着的闫瑞,秦柏宇立刻就冲了上去,急切的呼喊道:“闫瑞,怎么样了?”

“她暂时没有知觉,先别叫了,让我把她放下来再进行诊治。”

叶宇推开秦柏宇,解开绳子,把闫瑞放下来,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刚下去的时候,虽然重力也很大,但并不怎么影响。可这上去,重力过大的话,他就要多出很多力气,再加上后背背着一个没有知觉的人,使的力气就更大。

这还是因为他是一个修炼者,才能够爬上来。

换成一个普通的人,别说再背着一个人了,即便是单独的一个人被绳索拉着往上爬,也很难这么快爬上来。

叶宇是真累,他此刻只想坐下来好好休息休息。

反正刚刚在下面他已经给闫瑞做了检查,并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把丢失的那一魂还回去就行了。而还魂的话又要用到灵力,所以他想先休息一下,等灵力恢复了再进行救治。

“叶大师,怎么样了?”

秦柏宇见到叶宇随意的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关切的问。

叶宇摇摇头说:“我没事,先照顾一下闫瑞吧,她丢了一魂,短时间内没办法清醒。”

“谢谢,叶大师,先休息,我会好好照顾闫瑞的。”秦柏宇郑重的说,然后便来到闫瑞的身边,握着她的手,轻声的呼唤。

然而闫瑞如同叶宇所说的那般,丢掉了一魂,出于呆滞状态。

“秦先生,我是这次医疗小组负责救治的医生,我叫皮亚新,可以先帮闫瑞看看情况。”皮亚新自报奋勇的说。

之前没有勇气跳下去救人,可只要人被搬了上来,他成功救治好,照样能够获得一份荣耀,所以此刻他才会屁颠屁颠的凑上来,希望以此来给自己增加点声望。

“能治好?”秦柏宇瞪了皮亚新一眼问。

“能不能治好需要先看看病人的情况再做定论。”

皮亚新说:“我虽然没有钟神医的医术高超,但在咱们省也算是出名的主治医师了,多少应该可以看出来点门道。更何况,这里是大山脉,除了我们几个,根本没有其他的医生,总不能等到下山之后再送到医院救治吧?最起码也要做一些预防措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