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4_a2072

送到了安百井家小区门口了。

他眼前一亮,说道:“回家了。”

我说道:“看来,你还是有救的。看到自己家小区门口,是高兴的样子,而不是痛苦的样子。”

他说道:“慧彬还没睡,给我煲了汤。”

我说道:“撒狗粮?秀恩爱?有这么美又这么好的老婆,好好珍惜吧。”

他下车后,拍拍我肩膀:“哪天我想去的时候,继续给我约出来,记住了,这种事,不要乱说。”

我说道:“放心吧。”

他回去了。

我让阿楠开车,回珍珠酒店。

后面还跟着一部我们的车。

车上也有好几个人,保镖,我们的这些手下,知道什么叫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说。

他们不会随便乱说,乱听,乱看。

甜美萝莉的甜品时光

我相信他们。

安百井,本质是不坏的,只是啊,性这种东西,也真能把人逼疯啊。

人,食色性也。

一个生活的问题,一个性的问题。所谓饮食,等于民生问题。男女属于康乐问题,人生就离不开这两件事。

回去的路上,阿楠对我说道:“有点不对劲。”

我问:“什么不对劲。”

阿楠说道:“有一辆车,车灯很亮,在后面,今天晚上来来回回看到第三次了。”

我皱起了眉头:“有人开车跟踪我们?”

阿楠说怀疑是。

又是敌人。

我说道:“找个最近的可以开快点的路口,没车的,开出去,然后加速甩掉他们。”

阿楠说好。

导航了一下,最近的一个上快环的路口。

在左边,直行,然后往左。

阿楠将车开直行后,打个右转灯假装要右转,实际上是要往左走,用对讲机跟后面我们的车说了一下往左。

接着迅速往左,两辆车往左之后,就要上快环,可是旁边一辆车从右边超过来,居然从右边超过来,我们都没看清楚到底从哪个方向来的,是从十字路口的前面?后面?还是右边,不知道,反正就是超过来了之后,一下子横在了马路上,拦着了我们的去路。

靠!

又是敌人。

这种情况,我已经不知道被堵了多少次了。

可是这一次,我们不怕,我们有备而来,有的是枪。

来吧,要我死也没那么容易。

那辆车横着之后,后面一辆车堵了过来,接着,是一辆防爆车那种很大的越野车黑色的开过来,巨无霸,横亘路上,小窗口打开,几个冲锋枪枪口伸出车窗!火力装备堪比电影中的那种恐怖分子。

靠。

这怎么玩?

我们有手枪,人家拿的是冲锋枪,而且,其余两辆车人下来,是冲锋枪。

对准了我们车子。

看来,只有束手就擒,负隅顽抗只会被抓。

我们无处可逃。

这时候的我,却没有害怕,就像一个麻木了的战争机器,面对这种战场,早已麻木不仁,没有害怕,没有恐惧。

我只是想着,如果他们用这招去堵贺芷灵,贺芷灵怎么办?

贺芷灵能跑得了吗。

他们是不敢用这招来堵黑珍珠的,因为黑珍珠的保镖,还有装备,太强大,保镖也厉害,轻易靠近不了。

我怀疑黑珍珠甚至装备的炸药。

至于贺芷灵,我确实担心,她总喜欢独来独往的,但她极少被人堵过,这也与她高超的反侦察术有关,她估计和黑珍珠一样,得到了特工的真传,实在是一个合格的反侦查人员。

而我,还有阿楠这些人,包括厉害一些的强子,都没有达到那么高的反侦察反跟踪能力,这些除了靠学,还有天生的敏感才行,臣妾们,实在做不到啊。

看着这么多枪口对着我们,我点了一支烟,说道:“看来今天,是要死在这里了。”

阿楠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跟他们拼了!”

我说道:“怎么拼,以卵击石吗?这四联帮现在也太夸张了,装备成这样子,可以去中东打仗了。”

阿楠说道:“那也不能等死啊!”

前有路障,后有围堵,我看了看路旁,别说翻出去了,现在下车马上成马蜂窝。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看,一个陌生号码。

阿楠说道:“我跟总部联系了,叫他们赶紧增援。”

我说道:“我先接一个电话。”

我估计是程澄澄打来的,那这帮人,应该是程澄澄派来的。

我接了电话。

程澄澄说道:“放弃反抗。”

我沉默。

程澄澄说道:“举起双手,走出来,投降。这是你唯一的活路。”

看来,程澄澄是要干掉我的节奏。

我说道:“你想让我就这样束手就擒?”

程澄澄说道:“你想让他们陪你死吗?”

我看了看阿楠,她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反抗,阿楠他们都跟着死。

我说道:“好,我下车。”

她说道:“上那黑色的越野车。”

我挂了电话。

阿楠当即对我说道:“不要下去!”

我说道:“不下去死!”

阿楠说道:“跟他们拼了,能拉一个垫背就赚一个。”

我说道:“怕是一个都拉不了,看他们这装备,我们能拉他们垫背吗?我不想让你们白白送死,我自己也不想就这么死!记住了,马上找人救我!”

我推开了车门。

阿楠喊道:“别下去!”

他知道我要是去了,凶多吉少。

但是如果不去,大家死。

我说道:“程澄澄未必会杀死我,如果真要杀我,已经命令他们开枪了,不要做无谓的反抗,快找黑珍珠,让兄弟们想办法救我。”

阿楠点了头。

我下车后,举着双手,在多支枪的对准下,走到了那防爆车旁,那辆车开了车门,我钻上去了。

他们马上把我双手反绑,手机什么的都没收,关机,搜身。

车门关上,随之他们的人都上车,车子开走。

我的眼睛,被蒙了一块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