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7_a2066

   父子皆是摇头叹气,无可奈何。

   叶重信也没有再要求叶子皓回家去住,他自己拿了钱就回家去了。

   约定明天一早去县城。

   夜里,叶青凰安置了小妹在小弟那边住下,回到了屋里。

   剩下的家里活儿,她可不会去和叶青霞争。

   她已经嫁人了,这是回娘家。

   叶子皓歪在炕上,手里拿了一本书在看,她也没有说话,打开包袱把布整理出来,挑了一块粉蓝色的料子,就开始裁小衫。

   虽说她没正经做过小衣裳,但她会做小弟小妹的衣裳,这小宝宝的衣裳,也就不会有难度。

   只不过小孩子刚出生,也不知道体重大小,衣裳不能做小了,只能往大些做,做成外衫也行。

   叶青凰琢磨着,剪的是右衽系带无领小衫、下面做成开裆裤。

   忽然,感觉气息有些不一样,她扭头朝叶子皓看过去。

   叶子皓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剪布料,见她望过来,突然脸一红,拿起书挡住了自己的脸。

   缤纷多彩的活力少女

   “……”叶青凰愣了愣,这又是哪一出?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被叶青凰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叶子皓突然开始读起书来。

   只不过,叶青凰却是扑哧一笑。

   “夫君,你手中可是《论语》,不是《诗经》。”

   “……”叶子皓的声音猛地停了,他拿下书,一本正经看了看书册封面,“好像是哦。”

   “讨厌!认真点啦!”叶青凰被他的搞笑行为逗得咯咯直笑,嗔了他一眼。

   叶子皓傻笑不已。

   闹了会儿,叶子皓便收拾心情继续温故而知新,叶青凰也盘腿坐到炕上,开始缝小衫。

   她是绣娘,牵针引线动作很流畅利索,一件小衣裳重点在剪布,之后缝起来就容易多了。

   一直忙到夜深,一件小衣做好,剩下的裤子,就回县城再做了。

   夜里少不得在她从小住到大的炕上,被叶子皓压着耕了一回田。

   若非明天要早起,只怕半夜也不会消停。

   然而,后半夜却突然打了几声闷雷,便有雨声哗啦落下。

   叶青凰惊醒,不由叹了口气。

   “媳妇儿,看来明天是回不了县城了呢。”

   叶子皓也醒了,或者说早就醒了,只是静静地听着雨声,想着事情。

   见她也醒了,这才开口。

   “那就不回吧,在家也有地方住。”叶青凰便道。

   “这雨最好别下太久,不然就得在家过大端午节了。”叶子皓却有些担忧。

   小端午他没回家,但按习俗,是应该去趟舅舅家的。

   但他成亲闹出那么多不愉快,他并不想再去舅舅家。

   若不表明他的态度和立场,张家人还不得以为他好拿捏?

   张佩儿一天不嫁,他就打算一天不去张家。

   “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叶青凰明白叶子皓心中忧虑,只得笑了笑,安慰他。

   “也对,天要下雨,又哪是咱们能管得了的。”

   叶子皓也笑了,便将烦恼抛在脑后,伸手就去扒叶青凰的衣裤。

   “媳妇儿,即使醒了,那就再来一回吧。”说着话,他的手便不安份起来。

   “讨厌!醒了不说早起读书,尽想着这些事儿。”

   叶青凰虽然嘴里嗔骂着,却并未反抗,而是顺着他的手动了动身子,由着他褪下衣裳。

   “媳妇儿这就不对了,你我成亲不到一月,正该是增进了解的时候,怎么能只顾着读书而冷落你?我又不是书呆子。”

   叶子皓笑着反驳,一个翻身便覆了上去。

   窗外夜雨哗啦响个不停,下得有些大,正好掩盖了屋里渐起的吟唱声……

   叶子皓年轻气盛,热血方刚,又是早起的劲头,竟然连吃两回,这才用夜里预备的水拧了半温帕子,替叶青凰擦拭身体,穿上衣裳,重新躺下。

   叶青凰感觉刚眯了会儿眼,就听见外面传来叶青霞大声喊叶青喜起床的声音。

   叶青凰睁开眼,却是愣了愣。

   “睡吧,早着呢。”叶子皓在她扭头看向门边时,就也醒了过来。

   “青喜一直是自己醒了起床的,我都没这么喊过,怎么到了姐姐那里,就要喊起床呢?”

   叶青凰却疑惑地说道。

   “傻瓜,叶青霞哪里是喊青喜起床,是喊你起床做早饭吧,这天色有些阴沉,也看不出来什么时辰,但肯定比平时晚了。”

   外面雨声未停,天气湿漉漉的,肯定比平时晚了半个时辰甚至更多。

   他们说好今天一早回县城,但这下雨,爹他们肯定知道,今天是走不成了。

   那叶青霞还喊,说明她已经起来,准备绣花了。

   又怕叶青凰没有做早饭,才借着喊小弟的机会,把叶青凰喊醒。

   “那就起来吧,本性改不了,咱不跟她计较。”叶青凰也明白过来,便要起身。

   “你都没睡多久。”叶子皓拉着她不让她起来。

   “我没睡多久是谁造成的呢?”叶青凰却白了叶子皓一眼,还是坐了起来。

   “嘿嘿,那个嘛,肯定是你做小衣裳睡太晚了。”

   叶子皓尴尬,便找了个借口,不想承认是因为自己。

   “不要脸,一大早就搞笑!”叶青凰被逗得直咧嘴。

   她突然扑过来骑在叶子皓身上,俯下身娇喃道:“今晚我要在上面。”

   “好!现在就可以,来吧!”叶子皓眼睛一亮,双手扣住叶青凰的腰,就要扯她衣裳。

   “讨厌,我说今晚啦,现在要起床做早饭去。”叶青凰拍打着他的手。

   “还早呢,来一回吧。”叶子皓满心期待小媳妇在上面的表现。

   在县城时,他们在浴桶体验过,不过那时空间有限,那紧紧缠.绵的滋味,可真是美好。

   “你不是说了吗,有人是在喊我起床做饭,那我若不起,青喜不得自己起来做饭?”

   叶青凰没好气地瞪着叶子皓。

   “好吧。”叶子皓手指一僵,只得停下动作。

   他们是可以用强硬的态度回敬叶青霞,但今天不是沐休日,青喜要上学的。

   叶青凰便起身穿衣,随便扎了个马尾就出了门。

   叶子皓也随后起来读书。

   厨房里,叶青喜已经洗漱,果然正在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