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7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种被人欺骗,被人戏弄,并且被无数人嘲笑的怒火。

   “我跟严一诺生的又如何?”徐子靳的话,淡淡地插入徐灿阳的话里。

   相比徐灿阳一副炸药吃多了的表情,此刻的徐子靳倒是平静得很。

   “还有脸提?跟她什么关系?生出这么一个孩子,让世人如何看待?”

   “什么关系?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有什么没脸提的?这么一个孩子怎么了?这是您的亲孙子,您无法看待?”徐子靳勾了勾唇,不冷不热地反问。

   “我跟说徐子靳,别模糊重点。就算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也是名义上的舅舅和外甥女,我不管有没有将这个名义上三个字看在眼里,但是跟严一诺的事情,就别想有结果。”

   徐灿阳是老派思想,从他顽固和执拗的性格和一声不变的爱好,也知道华夏的思想已经在他的脑袋根深蒂固地扎根。

   就算是血缘上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名义上依旧是乱LUN。

   当然,这不是他反对他们的根本原因。

   而是徐利菁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徐灿阳的心,以前对徐利菁有多么喜爱,到后来对她就有多么失望。

   如果刺杀徐子靳的事情没有发生,或许今天的徐灿阳,也根本不会反对成这样。

   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如果这个假设。

   “那么怕是您要失望了父亲,我允许您反对,但是决定却是由我做出。”徐子靳的语气一成不变的冷硬。

   这个死样子,就跟当初拼命要跟凌小凌退婚一模一样,徐灿阳顿时气得胃疼。

   “这是公然跟我唱反调,就为了一个严一诺?”

   能叫儿子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可见徐子靳对严一诺中毒不轻。

   但亲眼看到徐子靳的这番言行,徐灿阳还是大为失望。

   “孩子都生了,父亲您不觉得现在才反对,太迟了?”

   徐灿阳的嘴角不停抽动,好,好一个孩子都生了。

   他气急了,直接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朝着徐子靳砸了过去。“这个逆子。”

   “老头子,不要!”徐老太太的这句话喊得有点迟了,那个水晶烟灰缸已经砸了过去。

   虽然只是从徐子靳的额头前面擦过,但一股鲜红的血液,立刻溢了出来。

   “出完气了吗?”徐子靳抹掉血迹,面无表情地问。

   “我还是那句话,是个烟灰缸砸下来也是一样。父亲刚刚远道回来,不妨先回房间休息吧。”

   徐子靳这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叫徐灿阳气得捂着胸口。

   “我先上楼了。”徐子靳转身,见儿子还在哭,从徐老太太的怀里接过。

   就这么一步步离开他们的视线。

   “看看他这个死样子!”徐灿阳浑身发抖,指着徐子靳的方向。

   “就别急着生气吧,一把年纪了,跟枪炮一样。”

   老太太被他们父子的吵闹弄得脑仁疼,扶着徐灿阳坐下。

   徐灿阳瞪眼,直接问徐老太太,“也被他策反了?”

   事实上老太太一直站在中立的态度,没有说反对,也没有说同意。

   “这是什么话?”老太太翻白眼。

   “我告诉徐灵芝,不准同意他们。舅舅和外甥女在一起,这是什么话?被人知道了,都要笑掉大牙了。”

   “哦,那估计人家早就笑掉了,孙子都半岁多了。”老太太耸肩,很是无辜。

   徐灿阳眼睛一瞪,“这是该说的话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啊,豆芽半岁多了,这不是事实吗?”

   “算了算了,我懒得掺和他们的事情,以后我不管了,爱咋咋地吧。”

   支持这一边,就得罪了儿子那里。

   支持儿子,老头子估计吃掉她。

   随便他们父子怎么闹腾。

   “严一诺呢?”徐灿阳沉沉地呼着气。

   作为当事人之一,他想见见她。

   事情闹得这么大,也有她的功劳在里面。

   儿子是个张扬跋扈霸道的,他骂了,也训了,管不住。

   她是一个女人,不应该更加理性一点,在这种不正常的火苗燃起的时候,就该掐断?还跟着他一起胡闹?简直是不可理喻!

   不过……

   “想给她一个警告?哦,那就不必了,她这会儿已经走了,儿子都没有找到。”徐老太太轻嗤,回答徐灿阳的问题。

   徐灿阳难看的脸色略微缓和,“走了?她倒是识趣。”

   他们之间注定没有结果,礼法不容,他也不同意,倒不如走得干净。

   徐老太太甩过去一个白眼,这话若是被儿子听到,估计两父子又要干起来了。

   但自此,徐灿阳跟徐子靳的梁子倒是彻底结下了,父子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没有一句话交流。

   尽管两父子冰火不相容,徐灿阳却铁了心要继续住在这里,甚至有了长住的打算。

   就是因为他和老婆子都在国内,才被儿子趁机乱来,现在开始,彻底杜绝他这个可能。

   徐子靳才懒得猜测父亲这么反常究竟是为的什么,他让人找严一诺的消息,过了好一段时间,才有下落。

   主要是徐灿阳多番阻拦,打断了徐子靳的好事。

   而偏偏这个人是父亲,就算徐子靳早就憋出了一肚子火,也不能真的跟徐灿阳闹。

   “在京都?具体的位置确定了吗?”徐子靳的表情很沉。

   严一诺留下烂摊子走得干净,抛夫弃子,这笔账等见到严一诺之后,他不算回来,就不叫徐子。

   片刻之后,徐子靳放下电话,脸上的阴霾,总算是拔云见雾。

   躲在那么偏僻的鬼地方,她可真是良苦用心。

   他让助理定了一张回国的机票,心里盘算着,见面的时候该如何收拾这个女人。

   ————

   京都。

   下了班回到她们居住的四合院,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大门紧闭,严一诺拿钥匙开了门,却发现里面黑漆漆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妈?”

   怎么这么奇怪?竟然不在家?

   她放下包包,拿出手机给徐利菁打电话,那边却很快提醒她,用户已关机。

   严一诺汗毛竖起,怕徐利菁发生了什么意外,立刻出门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