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的神器软件下载

♂ ,

吕永的喜悦戛然而止。他很困惑,将视野中的那一行字看了许久。

本来站在倒计时下的火柴人出现在了视野正中,挥舞着那根接力棒,圆形的黑色脑袋上先是出现在了一道缝隙,张开成了白色的月牙,构成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但随着吕永的迟疑,那月牙翻了个个,变成了哭脸,高举的手也落下。又过了一阵,月牙合拢,在圆脑袋的上半部分出现了两个白色圆。这两个眼睛就直勾勾盯着吕永。

吕永的心跳渐渐紊乱了。

他的视野始终没恢复,那一行字固执地存在在那里。即使他闭上眼睛,他的脑海中也会出现那一行字。

火柴人再起变化。

它开始变浅,正在消失。

吕永身上的那种力量也随之开始消失。

吕永看到火柴人的变化,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火柴人并未动,就那样直勾勾看着他。

吕永更加急躁起来。

这一过程缓慢而煎熬,从不易察觉,慢慢加快。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梦境在加速。

吕永现在站在一个陌生人的室内。他就是利用这家主人的笔记本完成了奇异的上传视频动作。这家的主人进进出出,根本看不到吕永,也无法给吕永提供任何帮助。

吕永的视野虽然模糊,被那一行文字阻挡,可他知道这家的主人在做什么。他在面临死亡的考验,而另一个陌生人却还享受着大好人生。

我能猜到吕永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有转动身体脑袋,面向那个活人。他的眼神也在改变,嫉妒、愤恨的情绪在蔓延扩张。因为梦境加速,这种改变显而易见。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诱导。

那个东西杀死了吕永,又充满恶意地诱导他做这一系列的事情。

吕永……

就我所知道的现实,并未坚守着那一根良善的底线。接力棒的下一位,青叶的那位委托人也没有。

我不知道该不该责怪他们。

那东西一步步下套,让受害者在自己的生死和他人的生死之间做选择,而且是用这种近乎儿戏的选择题方式作出抉择,让人难有强烈的罪恶感。

换做是我,我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依旧无法碰触到吕永,就是我想要杀死他的鬼魂,终结这接力,也根本不可能。

吕永坚持了半个月不到,在那个火柴人即将消失之际,闭上了眼睛。

视野中的那一行字,“是”变成了红色。

火柴人咧开嘴笑了,手中的接力棒消失,那一行字也跟着消失。

吕永失神地站了一会儿,神情难掩黯然和痛苦。他的眼眶中充满了泪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他很清楚,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它的确有能力轻易杀死一个人。它一定在他选择后,就杀死一个人了。

文字重新出现:

“end”

一切结束。

火柴人站在文字后,看着吕永擦拭泪水。

吕永有些茫然。

我也很奇怪,“end”之后,吕永就解放了吗?

火柴人伸手抓住了那个字母“d”。

吕永还在茫然。

我陡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就见火柴人将“d”如回旋镖一样扔了出来,我清楚看到,吕永的脸被突兀出现在空气中的一个半圆形利器切割开!吕永的视野中,火柴人的下半身被他自己鼻梁上横着的“d”挡住。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我和吕永都来不及反应。

“end!”火柴人开口说话,嘴角斜翘着,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吕永的视野变模糊,但不是那东西做了什么,是他的意识正在崩溃。

我眼前一黑,猛地睁眼,看到了自己家的天花板。

我的心跳还因为梦境最后那突如其来的变化无法平复下来。

死亡……吕永死亡了……他本来就死了,但之前被那东西杀掉的是**,刚才则是……灵魂?

我会突然从梦中醒过来,就证明吕永的灵魂也被抹杀掉了吧?就跟抢夺了秦薇薇的那个恶鬼一样。

我身上的汗毛都竖着,一身鸡皮疙瘩部站起来。

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它的任何行为所透露出的都只有满满的恶意啊!它到底……是怎么诞生出来的?

我越想,越是感到恐惧。

之前所遇到的各种东西,都有一个目的,有个起因,有个解决办法。可面对这个未知的东西,我根本感觉不到这些。它存在的意义似乎就只是玩弄人类,杀死人类。

我在床上发呆很久,久到妈妈来叫我,看到我这样,忧心忡忡。

“我只是做了个噩梦。”我扯了扯嘴角。

老妈的表情仍然没好转。可能是我的脸色真的太难看了。

“没事没事,缓一缓就好了。”我安抚道。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平时……”老妈踌躇地问道。

“真没什么。昨晚上看恐怖片了。这种丢脸事,你别跟妹妹说啊。”我胡扯道。

妹妹正好从我卧室门口走过,回头随口问道:“什么别跟我说?”

“没什么。”我连忙说道。

妹妹狐疑地看看我,看看妈,“哥,你是不是真有女朋友了啊?难道遇到坏女人,被骗财骗色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从老妈身边走过,狠狠揉了揉妹妹的脑袋,“赶紧刷牙去。你别迟到了啊。”

“还早着呢,怎么会迟到啊?”妹妹打开我的手,嘀咕道,“我看就是被骗财骗色了。”

我抬手作势要揉她脑袋,她连忙一溜烟跑进了厕所,将门关上了。

“你真的没什么事情?”妈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

“真没事。”我肯定地回答。

这些事情,我无法对家人说,让他们跟着担心。但对已经上了一条贼船的瘦子他们四个,我就不用隐瞒了。要不是还有人能说说,我可能会被逼疯。

“那东西像是恐怖惊悚黑暗里的玩意儿啊。要是欢脱文、yy爽文里面的系统就好了。”瘦子感慨。

“这根本没办法对付吧?它的目的就是玩死别人啊。”胖子为难地说道。

陈晓丘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可能是他们之前都做错了选择。那个阿朵,不是这么处理的。”

“吕永拒绝游戏,肯定不行。王怡君做出了错误选择。”瘦子掰着手指头。

“那天一真人的事情呢?那个只有王怡君碰到。”郭玉洁提出疑问。

“突发事件?它智能很高,能将突发的灵异事件也纳入系统中吧。但主要的关键肯定在它自己的剧情上。那个阿朵,就奇哥说的内容,剧情挺老套的。阿朵是波ss,她爸爸只是个误导选项,或者是普通结局。要打出真结局才能摆脱它吧。”瘦子说得头头是道。

“前提是,它的确是按照游戏的套路模式来。”陈晓丘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