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7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阿凝,不是开玩笑吧?”盛老冷笑着问。

知道她的话触及了他的底线,而他已经在爆发的边缘的,但荣景安却不得不接过付紫凝的话说下去。

“盛老,对于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我们确实无法接受……”

“哈,们无法接受正经嫡女嫁给我的事实,所以推脱,却想尽办法的将私生女嫁给我,这一手如意算盘打得响亮啊。”盛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步步逼近他们,脸上被阴狠和盛怒取代。

付紫凝脚下一颤,差点跌倒。

她第一次看到盛老毫不掩饰的狠辣,仿佛她再多说一个字,他便直接掐死她的狠毒。

从未见过的可怕,几乎是一个眼神,就能将人置于死地。

“盛老,抱歉,请您大人有大量……”荣景安的话说到一半,又被盛老言词打断。

“不用拍马屁,因为我根本不会听,们以为我是傻子,让们当沙包一样踢来踢去吗?荣景安付紫凝,我跟周旋,是给们面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耐心早就被们消磨完了。”

轻轻转动着手食指上的戒指,盛老脸上挤出一抹冷冷的笑容。

“既然没本事将宋唯一嫁给我,那么就只有付琦珊了。最好劝她乖乖的待嫁,别整出什么幺蛾子,否则后果自负。”

一逛街就开心的女孩

无视两人惊愕得浑身发抖的样子,盛老直接叫来老王,冷笑着让他送客。

老王毕恭毕敬地转向两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荣先生,付夫人,请往这边走。”

付紫凝和荣景安已经忘了自己是怎样从盛家走出来的了,只是出去外面之后,看到彼此的脸色都是泛着青灰的死气沉沉。

而屋内,盛老的冷笑一直没有停止。

他的命根子就这么葬送在宋唯一的手里,这笔账他自然记得清清楚楚。

可更加罪不可恕的是付家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导火线。

“宋唯一自然走不掉,可是以为付家的小姐又躲得过?”就冲着这笔账,他也要将付琦珊拖入地狱。

老王刚刚送完客回来,盛老寒着脸吐出一句话。

“给我盯着付琦珊,一旦有什么不听话的举动,立刻让付家的公司倒霉。”

付琦珊和盛老要结婚的事情,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投入湖面。

短暂地在宋唯一所在的设计部掀起一小阵讨论的狂潮,而很快,又归于平静。

之后,大家各回各位,认真工作,不再沉湎于这种小八卦中。

宋唯一对于事情的真相也有点好奇,却没等来后续版本,自然而然地将重心放回工作上,争取在实习手册上得一个优。

一个星期的时间,足以让宋唯一适应这个新的环境,除开王设计偶尔针对,宋唯一混得可谓是如鱼得水。

然后,一则电话打乱了宋唯一的好日子。

手机响的时候,宋唯一刚巧出去印资料了,没在办公室。

等她抱着资料回来,王设计破天荒地叫了她一句,带着微笑的那种。“唯一,刚才电话响了。”

这般和蔼的声音,这般温和的语气和笑容,放在小荷姐身上很正常,可是若是由王设计叫的,就有些不正常了。

宋唯一简直心脏都在发颤,呵呵干笑着说:“哦,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我看备注写着是老公呢,唯一下学期才大四,应该还没结婚吧?”王设计的目光若有若无地盯着宋唯一的手机。

刚才,她看得清楚,确实是备注着老公。

难不成,宋唯一结婚了?

这个问题惹来一众同事的目光,全都落在宋唯一的身上。

她脸上一阵燥热,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却无法躲过大家的好奇,只能硬着头皮摇头否认。“不,还没有,那是我的男朋友。”

说完这句话,宋唯一在心里默默忏悔:老公,别生气,我也被逼无奈。

总不能当众承认自己结婚了吧?她还没毕业呢,到时候肯定一堆堆的问题接踵而来。

“哦,原来是男朋友啊,看来们的感情很好呢,怪不得备注老公。”王设计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却比连日来对宋唯一的阴霾真实多了。

“呵呵,有吗?”宋唯一只能顺着王设计的话往下说。

而至此,宋唯一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王设计对自己突然有了好脸色。

这是因为知道自己有老公,或者是男朋友,跟她不存在对手关系,不会跟她抢裴逸白的原因?

宋唯一趁着王设计不注意,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这个眼里没工作,只有裴逸白的老女人,真的好欠揍!

却没想到,王设计突然转过身来,差点看到宋唯一的小动作。

宋唯一忙扬起谄媚的笑容,“王设计,我要去给小荷姐泡咖啡,要吗?”

用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也不知道刚才被看到没有。

王设计表情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哦,既然如此,麻烦帮我也泡一杯吧。”

得到她的首肯,宋唯一飞快溜走。

走到茶水间,一边在心里给王设计扎小人,一边冲咖啡。

等宋唯一将咖啡泡好,才想起王设计刚才说的裴逸白给自己打电话的事。

“啊,我竟然忘了正事!”宋唯一猛地拍额,被自己蠢哭了。

将咖啡送给两位设计师,她拿了手机跑到外面去打电话。

响了两声,便被裴逸白接听了。

“老公,现在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宋唯一的声音格外的甜,仿佛能挤出一团蜜来。

裴逸扶着额,总觉得这情况有些反常。

“嗯,确实是有事,起床了吧?”

“开哪国玩笑?现在都十一点了,我会没起床吗?”宋唯一提高上声音,夸张地回答。

“刚才怎么没接我电话?”

“哦,我去洗手间了啦,回来一看到给我打电话了,不是就立马给打回来了吗?”

听出她话里的不乐意,隔着手机,裴逸白也能想象说这句话时候,她肯定脸皱皱的。

“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还是说老公有什么事吧,不然耽误上班多不好。”宋唯一很快反应过来,立马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