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2_a2041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嘿嘿,事到如今,想反悔可不行了。”林川笑道。

   说完,林川立刻就扑了过去。

   “啊!”沐白近乎一声,她发现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很快就被林川这个混蛋扒得一干二净。

   林川立刻把沐白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笑道:“我们进房间。”

   沐白羞愧的把脑袋埋进了林川的胸口里,不敢看他。

   其实,沐白对林川还是有感觉的。虽然上一次被林川**了,但是后来通过和林川的接触,她发现林川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而且是一个优秀的男人。所以,她对林川的感觉逐渐的变得好转。随着感觉的好转,她反而难过了。因为她知道林川并不属于自己,他属于唐雨梦。自己和唐雨梦之间有着太大的差距了。

   主卧布置得很不错,房间面积很大,估计有二十多个平方。一张一米八的床,地面上铺着地毯,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毯上显得十分的舒服。林川把沐白放在了床榻上。他笑道:“准备好了吗?”

   “嗯!”沐白双手捂着脸,发出了轻轻的一声。

   这让林川顿时十分的兴奋,沐白竟然回应了自己,这说明她内心还是接受自己如此的举动。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

   一夜风雨,满地红花。

   长发清纯美女初春户外唯美写真

   虽然之前就已经和林川之间经历了第一次,但是,这一次却依然落红了。这倒是让林川感觉到有些怪异了。头一次遇到两次落红的。突然,他想起自己和宋晓佳之间似乎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完事之后,林川气喘吁吁的躺在床头上,沐白却坐在林川的身上,她趴在林川的胸口上。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的让人有一些恐惧和害怕。这种安静简直就连地面上掉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够听得到。

   “沐白,在想什么?”林川问道。

   “……”沐白没有回话,而是就这么安静的趴在林川的身上,一呼一吸,两人之间显得十分的安静和安宁。林川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沐白。

   那漂亮的脸蛋上,正溢出一行行的泪水。

   “怎么了?”林川抬头看着沐白。

   “没什么……”沐白摇头,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笑道:“我只是觉得很痛,所以就哭了。”

   “那怎么不说?”林川问道。

   “只要满足了就行。”沐白笑了笑,然后起身。

   刚起身的瞬间,沐白脸色骤变,她拔腿飞快的朝浴室狂奔而去。身后,林川发出了一阵阵笑声。

   不过,笑着笑着,林川却又脸色凝重了。

   他刚刚想起了沐白的一句话:“只要满足了就行。”

   这一句话,万般的无奈。林川不明白这话中的含义,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委屈和不甘。林川默默的抽了一根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变得如此的禽兽,变得这么得不理性。

   虽然一直想要克制自己,可是,他从来没有克制过。方媛,宋晓佳,周蕊,杨紫……哪一个不是一直想要控制,可是,最后自己还是用来下半身思考问题。如今,又多了一个沐白。林川感觉自己几乎要哭了。

   没多久,沐白从浴室回来了,她裹着浴巾。

   “在想什么?”沐白看着林川一脸凝重。

   “没什么!”林川摇头,道:“我在想怎么补偿!”

   “好啊,说说看,打算怎么补偿我?”沐白问道。

   “要多少钱?”林川开口问道。

   啪!

   突然,沐白一巴掌甩了过去。林川顿时眼冒金星。

   “我在眼里就是这样的女人吗?”沐白质问道:“认为我靠近,甚至被***今天又满足了的***这一切就是为了钱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川一脸无奈的捂着脸,道:“我只是想告诉,我可以给钱。补偿精神上的损失。”

   “我不稀罕!”沐白冰冷的声音让林川感觉到了她拒人于千里之外。

   “唉,我真的没有说看不起的意思。”林川苦笑道:“我……算了,不谈钱。”

   “哼!”沐白钻进了被窝。背对着林川。气鼓鼓的。

   林川抽完了一根烟,然后从后面抱住了沐白,道:“有得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知道是我对不起。刚刚我也是一时冲动,想要给金钱上的补偿!”

   “林川。”沐白突然开口了。

   “怎么了?”林川问道。

   “我不需要的补偿。”沐白幽幽的说道:“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当然,第一次**我,那不是我自愿的。”

   “嗯。我知道。”林川点头。

   “对于第一次的***已经给了我补偿。”沐白开口道:“希望学校,公益基金,这些就是对我的最好的补偿。至于这一次,是我自愿的,所以,不需要任何的补偿。如果非要补偿,……”

   “怎么样?”林川问道。

   “只需要把我装进的心里就好了。”沐白说到这里,后背忍不住一阵阵轻微的颤抖。

   林川知道,她在抽泣,她在强忍着内心的哭泣。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其他的女人结婚,步入婚姻的殿堂,还需要用坦荡,宽容的心怀去接受,这才是最伟大的牺牲。沐白不敢奢求和林川在一起,但是,她也不希望自己是单相思。最起码要让林川内心装着自己,而不是一个路人甲乙丙。

   “对不起。”林川叹息了一口气。

   “林川。”沐白摇头,道:“‘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再说。在我心里,是一个很伟大的男人,是一个了不起的男人,我不希望我的男人对我说对不起。”

   “我……”林川一时无语哽咽。

   “好了!”沐白转身看着林川,噙着泪,却笑容满面,道:“林川,我爱!”

   “我!”林川愣了一下。

   “我不需要爱我,我只需要内心记着我就行了。”沐白看着林川,道:“我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和在一起,但是,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是我愿意为付出的。”

   “傻瓜,这世界上没有谁一定要为谁付出什么。”林川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不管男人女人。懂吗?”

   沐白悠悠的看了林川一眼,露出了一抹璀璨的笑容。

   “错了。”沐白轻轻的摇头,道:“在感情的世界里,是没有所谓的公平而言。谁爱得深,谁就伤得深。”

   林川一听,顿时无法反驳了。

   没错,沐白的话说的没错。在感情的世界里,谁爱得深,谁就伤得深。

   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沐白开口说道:“林川,睡吧。我困了。”

   “嗯!”林川点头。

   林川从后面抱着沐白,沐白则蜷缩在林川的怀里。

   很快,她就陷入了睡眠之中。这是她这辈子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天,也是她这辈子以来睡得最深沉的一天。在心爱的男人怀里沉睡。这是一种享受。沐白在最短的时间里就睡着了。

   林川抱着沐白,两人身体紧紧的挨着。但是,林川却没有半点儿的邪念。相反,他的心在此刻变得那般的清澈,那般的深邃。他紧紧的抱着沐白。他突然有些心疼这个过分替自己考虑的女孩了。

   睡梦之中,沐白似乎感觉自己穿上了洁白的婚纱。她仿佛看到自己和心爱的男人正步入婚姻的殿堂。遥远的地方,她看到牧师正为自己见证婚礼,周围围满了亲朋好友,他们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自己。

   梦很美。

   只是,当红地毯走到一半的时候,沐白却发现伴随自己一直走进来的男人不见了。她慌了,下意识的去寻找,可是,她很快就发现周围的亲朋好友也都不见了,仿佛发生了诡异的事情一般,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消失得没了半点儿踪迹。

   恐惧!

   一阵阵惶恐让沐白感觉到害怕,她感觉恐怖的东西似乎正逐渐的朝自己靠近了。这使得她十分的害怕,十分的恐惧。

   然而,遥远的牧师也不见了,连同那一张带有十字架的神台一并消失了。

   “不!”沐白惊呼。

   四周,原本带着红色玫瑰,布置得罗曼蒂克,浪漫无比的大礼堂突然之间变成了一片黑压压的。四周竟然倒挂着密密麻麻的蝙蝠。这些蝙蝠张开着血红的眼睛,嘴巴上带着一个个刺钩。

   从浪漫一下子变成了恐惧。

   吱吱吱……

   成千上万只蝙蝠迅速扑了下来。

   “不,不!”沐白顿时吓得惨叫了起来,她一下子就从床头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一旁的林川也被惊醒了,他急忙抱住了惊魂未定的沐白,问道:“怎么了?”

   “我……我做噩梦了。”沐白深吸了几口气,道:“我……我好怕。”

   林川急忙把她抱在了怀里,然后安抚道:“别怕,有我在,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