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香糖app

陆大有冲上前去,一巴掌就扇在了那‘非主流’的脸上。

他的头部受到震动,一缕很长的流海偏出,露出了头发下的右额。

我们都不觉一愣,因为我们都看到,那长长的流海下盖住的,是一只残眼,除此之外,还有小半个脸颊的重度伤痕……

怪不得他留了这么长的头发,原来……

那‘非主流’挨了一巴掌,又惊又怒,一副拼命的架势,朝着陆大有扑了过来,一面哭一面叽叽喳喳的骂着什么,可根本含糊不清。从眼睛里看过去,几乎就是一个五六岁孩童的目光……

周晓彤拦住了他,回头对马宁和陆大有吼道,“你们闹够了没有?”

我们几个也都楞在了那里,马宁他们也终于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否则,就算周晓彤要出轨,也不至于……

“晓彤,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马宁问道。

周晓彤一面拦住正要找我们拼命的‘非主流’,一面吼道,“我现在不想说。你们能先出去么?”

我便急忙拉着马宁和陆大有出去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一出去,陆大有就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马宁说道。

极品美女长发一袭清纯无比照

“不管这个男的是谁,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周晓彤在这里,一定不是出轨,而是在照顾他。”我说道。

马宁和陆大有没有说话,显然,他们也默认了这个事实。

“我早说了,让你们调查清楚了以后再行事,现在糟了吧,弄成这个样子,已经很被动了。”我说道。

陆大有叹了一口气,“是啊,早知道就该听秦政一句的,我们俩还是太冲动了,马宁,这事儿是怪我了,我没有劝你,还火上浇油了。”

马宁也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又怎么能怪你呢,这种事儿搁谁头上,也不可能冷静的下来,也得往那方面怀疑啊,再说了,就算有什么难言之隐,跟我还不能说清楚么?”

“好了,人家既然一直没有告诉你,自然就是时机还没到,难言之隐既然能那么轻易的说出来,还算难言之隐么?”我说道,“一会儿啊,晓彤出来了,你主动跟人家认个错,这事儿或许还有缓。”

马宁沉默了,没有说话。

我陪着他,在楼道里抽了一支烟的功夫,门开了,周晓彤走了出来。

周晓彤明显哭过,眼睛红肿,她看了我们一眼,说道,“走吧,去楼下谈吧。”

我们便一起下了楼。

到了楼下后,周晓彤没有说话,默默的在一旁流眼泪。

我忙给马宁使眼色,马宁这才掏出纸巾来递给她,可她没有接。

“晓彤,今天这事儿呢,怪我,”我忙说道,“你不要生马宁的气,这事儿是我撺掇的,是我不对,在这儿,我向你道歉。”

周晓彤摇摇头,说道,“没事儿,也不怪你们,这事儿,怨我。”

马宁问道,“晓彤,他到底是谁呀?”

周晓彤看了一眼马宁,说道,“马宁,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我迟迟不肯答应和你结婚的事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就是因为他。”

“这我现在明白了。”马宁说道。

“所以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想法了,”周晓彤说道,“马宁,咱们……还是算了吧……我没法答应嫁给你了,你们……走吧……”

说完周晓彤就哭了出来。

我们都是一愣。

马宁急了,“为什么?周晓彤,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咱们在一起也有些日子了,你平心而论,我马宁作为男朋友对你不好么?不够称职么?就算这件事上,我做的有些鲁莽,有些冲动,可难道这件事的根源不是因为你么?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事情的原委,我还会有今天这一出么?你可以埋怨我鲁莽,可试问,哪个男人知道了自己女朋友背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会不往那方面想?你凭什么因为这个就要跟我分手?”

我也忙说道,“晓彤,我刚才已经说了,这件事不怪马宁,是我们两个人撺掇的,你要怪就怪我们俩。”

周晓彤擦了一把眼泪,说道,“我说了,我没有怪你们,更没有埋怨你们,马宁说的对,这件事,确实是错在我,我不该瞒着他的。”

“既然不是怪我,那为什么还要跟我分手?”马宁情绪激动的质问道。

周晓彤说道,“马宁,其实,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犹豫,可后来,实在拗不过你的深情,这些天,我一直都想跟你说这事儿的,只是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你实在是太好了,我真的没有勇气说出来,没有勇气割舍,既然今天,你也看到了,我也就没有再瞒着你的理由了,我也就没有顾虑了,所以我真的没有埋怨你,只是我们……确实不适合在一起……”

马宁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也可以尊重你,只是,现在,在这之前,你可不可以把你的难言之隐告诉我?这个人,他到底是谁?”

周晓彤点了点头,说道,“他……是我弟弟……”

马宁一愣,“亲弟弟?”

“嗯。”

“可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为什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有一个亲弟弟?”马宁不解的问道,“甚至,我已经见过你妈妈两面了,为什么她也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

“我妈不告诉你,那是因为她想成全我们,”周晓彤说道,“她也觉得你不错,她想要我跟你在一起,而我跟你在一起后,这个包袱,只能她一个人默默的背着了……”

“你弟弟他究竟怎么了?”马宁问道。

“我父母离婚那年,他出了车祸,不仅身体受了严重的伤害,他的一条胳膊是假的,眼睛毁坏了一只,不光如此,大脑也不好了,现在的智力也就是四岁孩子的……”周晓彤黯然哭道,“我爸组织了新的家庭,我妈也老了,我要是不管他,就没人管他了,所以,马宁,这就是我犹豫的原因,你明白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