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_a2242

   ♂? ,,

   “明天再说吧,现在孩子都睡了。”海卓轩继续擦拭手里明朝的花瓶。

   叶初晴拿过花瓶放在桌,眼睛瞪得大大的,后者笑,吻了她额头一下,“好,我去。”

   他知道叶淼住在当初的别墅,去了之后,门口摄像机自己转向他的方向,他知道叶淼计算机厉害着呢,便对镜头打了声招呼。

   摄像机转了几下,门口密码锁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然后门往外开了一条缝隙。

   他进了门,一眼看到地的扫地机器人,又觉得十分怪异,因为这个机器人不像是外面商场卖的那种型号。

   这个身体虽然是扁的,但是更大一点,外形美观性差一点。

   扫地机器人碰到他的脚,忽然开口,“请挪脚,请挪脚。”

   他惊讶的让开,“怎么知道我是人而不是其他沙发脚或者是墙壁之类的。”

   “他身装着人体温度探测器,一旦探测到了,可以知道是人了,从而发出不一样的指令。”叶淼端着一杯咖啡从楼走下来。

   海卓轩啧啧称,刚坐下,那扫地机器人忽然停下了动作,身体动了动,似乎有个弹簧支撑身体似得,原本是扁扁的身材,慢慢充实变大,两个眼珠子黑黝黝的,应该是摄像头,脚下齿轮不仅走得飞快,而且十分精准,很快往厨房去。

   “这是什么时候弄的,怎么都没看过。”

   清新美少女长发飘逸午后花园唯美写真

   “无聊的时候随便弄弄。”叶淼漫不经心的回答,“姑父找我是有事吧。”

   “恩,这是姑姑给弄的相亲对象,里面的女孩子都很不错,但是我知道不会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很像爸爸,决定的事情很难回头。”

   正好机器人端来了咖啡,他接过,一时嘴快说了声谢谢,说完还觉得好笑,他对一个机器人说什么谢谢啊,但是后者居然回了一句,“不用谢。”

   他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忙擦擦嘴角,看到对面人的神情,这才继续道:“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总有自己的想法,总之今天我把话给带到了,别让妈妈再担心了,我和她年轻的时候认识了,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到现在也是。”

   “不是没有用,让们担心,我很愧疚。”

   海卓轩有些诧异的停住本来要往玄关走的脚步,回头。

   “我很抱歉让们伤心,但是我对她是认真的。”

   海卓轩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匆匆点头,再匆匆离开,机器人跟了出来。他回头往里面看看,那个男人还坐在沙发,微微垂着头,看不出任何情绪。

   “既然那么聪明,又是他创造的,帮我照顾好他吧。”

   机器人额头只是一闪一闪的,并不答话,他觉得好笑,自己还真的吧这机器人当成是真的人了啊。

   出了别墅,他开车回家,绕路的时候刚好经过严明耀的店,现在回去,初晴一定会觉得时间太短了,倒不如去坐坐好了。

   严明耀看到他,倒是高兴得很,立刻拉着人都室内,又让厨房的人先弄了酒菜,两个人着羊肉串,皮蛋,花生米等下酒。

   “这是什么?”严明耀见他口袋一角有白色的东西,抽出一看是张相片,他一愣,“那里怎么会有一个女人的照片?”

   “不要想歪了,是给小淼的。”海卓轩拿过来,心想着估计是刚才拿着的时候不注意,照片滑进了口袋。

   “小淼,他现在怎么样了。”虽然他很关心,但是毕竟是人家的家室,所以也不好过问。

   “那样。这婚是结不成了。”

   “到底是为什么,什么原因能让她逃婚?”

   叶淼没有把叶水墨的身世说出来,严明耀始终是担心的,他倒不是害怕对方说出来叶水墨利益会受损,而是觉得自己太自私,这件事一旦有了一个缺口,缺口会越来越大,对方不说,反而让他寝食难安。

   “没什么。”

   既然对方不说,他也不会继续问,但是心里却是越发的苦闷,不知不觉喝得更多了。

   山姆从学校晚课回来,厨师和他说两个人醉得躺在沙发。

   他一看,还真是,桌子横七竖八至少倒了几十个啤酒瓶子,爸算了,海叔叔平常不言苟笑,十分严肃的一个人,今天也喝得酩酊大醉,脸酡红一片。

   刚好对方口袋电话在响,他拿过接起来,是叶初晴打来的,海卓轩那么晚不回来,她也很担心的。

   和对方说了情况,山姆看了一下时间,说现在太晚了,叶家距离市心也不近,干脆住在家里了,反正家里房间也是够的。

   叶初晴自然是应下了,说了几句多有打扰的客气话,这才挂断。

   烧烤店的人帮着把这两个醉鬼带回了家,动静有点大,酒酒也惊醒了,忙前忙活的赶紧去煮醒酒汤。

   海卓轩平常不常喝酒,这次也是因为叶淼的事苦闷不已,所以喝多了,此时不省人事,脸红得和虾子一样。

   严明耀酒量好,回家喝了点水缓过劲头来了,还懂得走出去厕所,回来后让老妈别忙了,赶紧去休息。

   酒酒揪着他耳朵骂,“怎么好把别人灌得那么醉的,这看起来明天非头疼死不可,我已经煮了醒酒汤,卓轩估计是喝不了了,去喝了,我去看看被子还厚实不。”

   等她出来,严明耀正老老实实的喝着醒酒汤,但样子还是醉醺醺的,三分清醒七分糊涂。

   “这孩子平常也很有克制啊,怎么这次会喝得那么多?”

   “妈,我做了一件错事。”严明耀低头看着茶色的醒酒汤,因为放了姜片,有点辣嘴,他抿了唇。

   酒酒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道:“从小闯的祸事还多么,现在是再说出什么我也不惊讶了。”

   严明耀醉了,话多了,“不一样,这不一样啊,这件事是要我愧疚一辈子的,我对不起叶家。”

   一听叶家,酒酒神色认真了,她和叶家多少年交情了,和夏一涵更是准备做一辈子姐妹的,当下擦了手也跟着坐了下来,半是认真半是询问,“怎么了儿子?”

   “叶淼知道了水墨的身世。”

   “只说知道水墨的妈妈是傲雪不是依依?”酒酒心惊,“我知道有一天这事得穿帮的,不过叶家保护得好,我也没有想到这么久了才被发现,这样也好,虽然有伤害,但好歹两个孩子都已经成年了。”

   “不是这样。”严明耀傻笑了一阵,又醉了,“妈,不是想要孩子么,其实叶水墨是孙女呢,是我和傲雪骗了大家,拿了我们的孩子去骗叶家,好让水墨成为有钱人家的孩子。”

   酒酒手里的抹布掉在了地,正好盖住了她的拖鞋。

   严明耀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梦里尽是无尽的悔恨以及自责,却忘记自己说了什么惊天秘密。

   次日,太阳还没升起,一夜未睡的酒酒走出了房门。

   “奶奶,去哪里,这么早。”山姆起来跑步,恰好碰了。

   酒酒笑容僵硬,“奶奶去做点事,等下爸爸和叔叔起床了,记得让他们吃早饭。”

   山姆还想说什么,但是酒酒已经急匆匆的走了。

   她坐了计程车,报出了地址,司机看了她一眼,“从这里坐计程车去很贵啊,得100多块呢。”

   “去去,我有事情。”

   车子启动,她失神的望着窗外,搅手指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伤口,那是昨天她心神不宁,打算拿指甲钳修剪指甲的时候不小心剪伤的。

   时间很早,道路两旁有早起班的人,有跑步锻炼的人,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背书包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的书包是粉色的,无端的对方的身形开始变形,面部五官也开始变了,变成她自己。

   眼前场景这么变换着,她这一辈子好像走马观灯一样从眼前闪过。

   人这一辈子,能有多少轰轰烈烈的事,能够认识夏一涵,也算是她人生里十分重要的转折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儿子和儿媳妇居然背着自己弄出这么一出,做出这么对不起叶家的事。

   同时,叶水墨居然是她孙女的事让她诧异而惊喜,曾经不是没有想过,或许到自己死了的那一天,都看不到孙子孙女了,也已经死心了,没有想到这是个意外的惊喜。

   这件事是错误的,不能再继续错下去,她需要解决很多事。

   到叶家的时候大概是早9点多,可是偏偏丁依依不在,她又问叶初晴呢?结果后者说去了叶氏,今天大小姐约好相亲呢。

   她找不到人,打电话给叶淼,对方一接起她单刀直入。

   “小淼,知道的吧,水墨的爸爸不是念墨,是明耀。”

   电话那头长长的沉默,良久才开口,“奶奶。”

   酒酒打断他,“孩子不应该隐瞒的,这是个祸事啊,纸张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会败露的,到时候对大家都是伤害。水墨今天相亲去了,知不知道她在哪里?今天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相亲?”

   包厢,叶水墨电话响,她尴尬的朝对方笑笑,借口是公司的事,然后跑了。

   “哥哥?这么早。”

   “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啊在和客户谈生意。”

   “具体位置。”

   “邦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