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4_a2211

“李子予,你这做饭的本事,真的是随便玩玩的吗?”

这个时候,上官婉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真的很利落。自从李子予做了第一餐之后,上官婉就有这样的疑问了。

李子予的眸子垂下来:“熟能生巧,不过是无聊的时间多了一点。”

“军区训练怎么可能会无聊,我爸爸每天都因为公务缠身,虽然你这里比不上我爸爸那么忙吧,你毕竟也算是南城军区二把手了,还能如此淡定的处理自己的事情,告诉我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她的语气,仿佛带着好奇。

然而这个时候,李子予却放下筷子。

“因为比起军区里面的事情,我宁愿享受现在的宁静,就像是上官小姐看到的这个样子,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所有能够跟军区有关的事情,能避免就避免,不过是自己生活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改变不了而已。”

李子予坦诚不公,两个人都说道这里了,这李子予也希望上官婉能够明白,自己根本不想要处理军区的任何事情,仅此而已。

李子予的平静跟上官婉的惊讶,行程鲜明对比。

“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这样的少将,在我爸爸那边我见惯了急功近利的人,曾经觉得走这一条路的少年没有什么好人,就算是跟我交好,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真的有了这样一个父亲,我怕是连朋友都交不到。洛欣曈不一样啊,我们从小玩儿的就好,现在我在想是否应该也把你当成同路中人。”

大家不过都是一个样子,有着一样的身份,同命相连。

这事情,其实上官婉说的也是不错。

单纯美好少女白玉兰般清新柔美气质私房写真

“上官小姐愿意将我当成朋友,那也好。我们成为朋友至少可以知无不言。”

这李子予为了不让上官婉误会,为了不要继续堕入这样的深渊里面可谓是真的拼命了,拼命的跟上官婉解释,拼命的跟上官婉传达自己的意思,他是不知道上官婉留下来是故意的,还是在装傻,但是上官婉如此坦荡,他自然不愿意那么去想了。

“我父亲曾经想要我走这条路,甚至连婚姻都安排好了,门当户对,好不乐呵。”

此时,李子予说起这件事情。

意料之外的事情却发生了,这上官婉瞪大了眼睛:“李子予,你不会真的订婚了吧。怪不得你要跟你爸爸那么介绍我呢,要是你未婚妻知道了你有这样的习惯,还不要活活气死。如果是我啊,一定不嫁给你了。”

李子予倒是平静:“嫁不嫁,我不在意。我本意不想要迎娶,奈何父亲从中作梗,这事情我不知道是否拒绝的了,对方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你李子予少将年轻帅气,除了不解风情一点,其他都还是不错的。万一那姑娘一眼便看上了你,极力的要求家里面做主,你会不会逃婚啊。”

想起洛欣曈,想起年少看见的那个身影,现在又一次想起自己的处境,李子予沉默了片刻。

“不会!”

他的回答,铿锵有力。

“啊!”

“你又不喜欢她,为何一定要娶呢,这样你们都不会幸福的。李子予你虽然脾气怪了一点,不会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吧。”

他笑了笑:“喜不喜欢,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父亲的身份,习惯了掌控别人的人生。我这个人倔强的很,一心不想要去掌控。但是奈何他的权力,我能跑到哪里去,年纪轻轻声名狼藉还是说真的得罪了父亲,他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习惯了平静,不想要反抗。既然这是长辈的坚持,那女子也是一样的坚持,结婚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不了就这样冷着,谁都不说话,在同一屋檐罢了。”

上官婉叹气:“冷暴力可是最可怕的,谁要是跟你定了婚事,也是倒霉。没准儿人家真的十分期待这门婚事,或者真心喜欢你呢……”

“这在我的认知里面,都不重要。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我都希望她能够认清楚现实,结婚这不是什么小事儿更是要小心翼翼。”

今天听了李子予的话,上官婉似乎对李子予有了新的认识。他看着温润如玉,而且不争不抢,骨子里面确却是一个特别坚定的人,这种坚定让旁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种感觉更加是难以形容。

上官婉甚至觉得,谁家的姑娘真的嫁过来了,日子不好过吧。

现在看着李子予这样好,是不是都是假象啊。

上官婉一边吃饭,一边苦笑了两声:“还好,我们是好朋友,还好我家应该不会做这种荒唐的事情,要是被安排了这种对象,我感觉生不如死。”

此时,这李子予靠近了上官婉,看着上官婉那认真的眉眼:“我不讨厌上官小姐,哪怕你想尽办法留下来,我当年你女孩喜欢玩儿,也喜欢交朋友。不是天下的男人都没有什么歹毒的意思,上官小姐遇上我,纯粹是因为我们家里的关系,还有就是……”

“李子予,我留下也是个意外,你觉得我上官婉平时那么随便吗?除了洛欣曈家里,你这是我第一个留宿的朋友的家里,也不过因为我生病了,又小又无助。”

李子予信她个鬼,就是没有拆穿而已。

今天的话,不过也是李子予给上官婉一个预防针而已。事情要真的像是自己在意的方式发生了,那么李子予这边……

想着,李子予皱了皱眉。

“上官小姐吃饱了,早点休息吧。这些日子不要乱走,几天便能够好的。这伤一点都不严重,再说了,我爸爸不会再过来了,至少短期不会,如果上官小姐好的差不多,我亲自送你回去。”

“好!”

上官婉也不方便年结的时候留在南城,尽管还有洛欣曈在,虽然在外面是真的很开心啊,上官婉开始恼火自己为什么当初不是干脆生在南城啊,没人在意自己的身份,没人讨好,自己至少还能找到真的朋友,早些遇上李子予,自己是不是也开心一些。

当然这些事情,上官婉只是想了想。

李子予送了上官婉回去之后,还体贴的帮助上官婉准备了晚上的药,看着上官婉吃完药,走到门口:“需要关灯吗?”

“李子予啊,你会觉得我很麻烦吗?”

上官婉突然开口。

“上官小姐左右都是因为我受伤的,这件事情我很愧疚,怎么会觉得你麻烦呢。再说你是我们大小姐的朋友,我理所应当的好好照顾你。”

李子予的回答,一直都是那么木讷,木讷到上官婉觉得聊不下去了。

“我吃饱了,睡觉了。”

她匆匆转过身去,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听到一个不一样的答案。或许李子予是她择偶对象里面比较优秀的吧,虽然上官婉靠近李子予的时候,真的没有多想什么,但是……

这种事情,上官婉有些犹豫。

李子予不跟自己说今天的话,她可能真的考虑一下,两个人门当户对的,不说是什么天作之合,好歹也是不错。但是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上官婉就很踌躇,很难受,还有很多说不出的感觉来。

她闭上眼睛,李子予的话似乎挥之不去了。

讨厌,真的讨厌。

他似乎不喜欢女人吧。

分明就对自己这样照顾,偏巧说是看在洛欣曈的面子上,难道说李子予对于自己真的没有一点好感,包括任何人在内,就像

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一样。看起来温润如水,事实上漫不经心。

都1362章 都是为了她

上官婉意识到自己心中的失望,是不是有点晚了。

这个时候打开了聊天软件之后轻易的捕捉了洛欣曈的身影。

她想了半天之后发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洛欣曈那边,似乎也是很无聊,几乎秒回的:“还要一段时间,事情比我想的复杂,你不然先回去,等着我没事儿的时候去找你。”

她的语气,清清淡淡,带着温和的味道。

现在上官婉突然感觉,洛欣曈都成熟不少了,没有当年的风风火火,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这应该都是爱情的味道。

“洛欣曈啊,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上官婉发出这个问题就后悔了,自己现在还没有开始问问自己,到底是不是对李子予……

怎么就那么早的开口了。

万一之后发现是她自己迷惑了,岂不是很丢人。而且李子予这件事情她就算是喜欢,现在这个时候也是不敢跟任何人开口,寻求帮助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意思。

这上官婉了解了李子予的心情之后,突然有些害怕了,害怕这些事情的发生害怕自己将要面对的李子予,害怕很多事情,连上官婉自己都说不清楚。

“喜欢一个人……丫头是开窍了吗?哪一家的公子那么有本事,能让你看上!”

“洛欣曈,我感觉你这话有点讽刺的味道,你是想要问问到底是哪一家的男人倒霉,被我看上了吧。”

这隔着手机,上官婉似乎都能够感觉到洛欣曈的嘲讽所在。

“没有没有,上官小姐这年纪刚刚好适合谈恋爱了,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上官婉心高气傲的,看上的男人到底多优秀,身为朋友的,我理所应当的关心你一下,没什么大不了。”

上官婉收回自己的笑意:“没什么,我只是好奇,看你谈恋爱了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所以问问你而已。”

“这事儿听抽象的,不好说呢。”

她说完之后,上官婉放下手机……

……

洛欣曈是真的闲着没事儿,主动关心起李子予的事情来了。听说最近上官婉还在南城,所以洛欣曈好奇,那是最自然的事情了。

她想了想,还是骚扰了一下李子予。

“上官婉还在南城吗?她没朋友,这可是要麻烦你照顾了。”

李子予晚上在看书,他从来没有主动找人聊天的习惯,看到洛欣曈的信息,本能的楞了一下。但是李子予这个人,太过正直,担心事情不说清楚可能会有麻烦,便直接回复。

“大小姐客气了,这上官小姐快要回去了,前两天淘气,摔倒脚骨折,好在不严重,在我这里的客房静养呢,过几天我会亲自送她回去。”

越是解释的清楚,就是李子予越来不想要留下麻烦,特别实在洛欣曈面前,这事情似乎一直都是很重要的。

李子予想了想,洛欣曈也是好奇:“那丫头最近跟谁在一起呢,是不是认识什么新的朋友了。”

“大小姐是什么意思!”

还好李子予问得早。

“我总是觉得,这丫头像是恋爱了的感觉,我跟她从小就认识,好奇她的择偶标准,仅此而已!”

洛欣曈问了之后,李子予朝着上官婉的房间看过去。他很睿智,也很坦荡。

想到上官婉的事情,犹豫了一下:“倒是没有注意!”

这祸水,绝对不能轮到他的身上。

“我是这几天上官小姐要走了,才见到她的,哪里想到她意外受伤了,最近桀医生看过,需要静养仅此而已。”

李子予这话,每一句都在规避麻烦。

此时,洛欣曈利落的发了一句:“有什么消息,记得主动告诉我。上官婉的事情确实麻烦你了,这本来就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都是我不在南城,才只能把朋友交给你照顾。”

“上官小姐自己很独立,算不上什么照顾。”

其实洛欣曈聊天,根本没发现李子予的一点点异常。李子予真的是一个不喜形于色的人,一点都不会。

想着,洛欣曈一只手撑着下巴,开始想这件事情。

电话那边的李子予跟洛欣曈聊了两句,却久久的陷入不平静。

上官婉当真是哪里都没有去,不同的是跟自己有了那么一点点交集。还是说她回来南城这么多日子,没有做别的事情,都是在缠着自己了。

李子予这样怀疑不是没有道理,虽然心中象征紧张的跳了几下,终究回归了自己应该有的平静。

这不是什么好事儿,他并不想要接触什么上官婉。倘若连洛欣曈也掺和在这件事情之中,那就不好说了。

李子予想起上官婉,还真的是麻烦,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招惹这个麻烦的。第一次见到上官婉,李子予就真的很冷淡没有错了,这种冷淡是有目的的。

按理说有一个陌生人在这里,原本就不应该……

想到这里,李子予开始为难。自己从一开始就小心,不想要跟上官婉多多接触,现在就算是知道上官婉不是故意的,但是别的事情确实也不太容易分辨。

现在,两个人牵扯在一起了,就更加的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的脸色格外的难看。

李子予抿抿嘴,眸子里面说不出的凝重的感觉来。

上官婉的事情,确实让他麻烦了。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感觉这件事情不处理,以后就是一个麻烦。尽管现在李子予已经开始不对洛欣曈抱有任何希望,但是这并不代表别的事情,并不能解释别的事情,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对于李子予来说,真的有点闹心没错了。

李子予闭上眼睛,面前突然出现一个笑脸。

这上官婉很能折腾,是自己见过的最最能够折腾的姑娘了。

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李子予对于这种事情也算是久久不能忘怀吧。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心很乱仅此而已。

李子予想着,眸子里面一抹看不出的警惕来。

绝对不能,绝对不能。

他也希望是自己多想了,上官婉可能在外面的时候看上了别的成功男士,或者阿桀,或者任何一个人,只要不是自己就好。虽然这样说对上官婉有些不公平,但是李子予作为一个从小就想要离开这样牢笼的男人,对于这件事情真的是有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左右这件事情,对于李子予来说,是个影响。

到现在为止,都不能够好好面对的影响。

第二天早上,天朗气清,等待着上官婉的只有外面。那大大小小的盒子,平静的摆放在桌上,李子予没有陪着她吃饭,而是自己在看报纸。

“这是哪里来的外卖?”

此时,这上官婉的眼睛也很尖,很精明。

如今这个时候,却完全诧异了。

“李少将自己做饭那么好吃,也看得上外面的食物,还是说你偷懒了。”

“今天我要回去军区,可能稍微有些忙,这两日我会派人把吃的送回来,一时之间可能顾不上你了,这事情你自己小心就好了。”

李子予站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上官婉完全愣住,或许心里面还有这件事情带给自己的冲击呢,不是说休假,怎么一下子就要回去了。

李子予昨天还说,自己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的。

“李子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爸爸为难你了还是……”

“不管怎么说,这算是我的工作,我爸爸说的也是没错,离开太久总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是否愿意这都是我的人生,我在家里呆着不是也没什么事情吗?再说上官小姐留在这里,我初入什么的也不方便,不想被误会,在发生这种事情,我只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