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_a2248

   夏姒寂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直接骂到:“你见鬼了呀!”

   方牧宇显然是因为经常被夏姒寂说见鬼了一样,此时面色不改,推锅推的飞快,“刚才和他pk,被他吓的。”

   人在网吧角落坐、锅从左左位置来的乐逸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那是你太弱了。”

   和夏姒寂玩的这几个,或多或少都学会了一个技能,找家长……不……找夏姒寂。

   因为方牧宇死了,要从那个出生点重新复活,然后再赶过来,中间是需要时间的。

   所以白占需要一个人面对两个,术士这个职业,一般一对一都不是很合算了,此时两个,白占转头就跑,边跑边让夏姒寂来接他。

   夏姒寂到了之后,白占就像是熊孩子打架看到熊家长来了一样,认为家长肯定给他们出气。

   白占直接回身就甩了一个冰雨过去,刚才别说冰雨了,他就怕自己跑的不够快,回头挑衅什么的,不存在的。

   夏姒寂看着白占的那个举动,的确很有熊家长的风范,不管是不是自家孩子对,既然冰雨打不到人,就直接把人给打进冰雨的范围里了。

   俨然一副我家孩子打人也是对的,我家孩子打人必须打到的模样。

   然而这边夏姒寂却在说:“你注意一下预判呀,这位置也差太多了。”

   白占在那边一本正经的说:“这不是着急挑衅一下嘛,刚才他们追着打我,可开心了。”

   玉体横陈

   白占刚才是一直被打过来的,差一点就要被打死了,然后被白衣尚书救了回来,此时正在给他刷血。

   白衣尚书边奶边说:“真希望这世界上除了我,我的队友都玩肉。”

   夏姒寂在旁边接话:“然后你用牧师输出吗?”

   白衣尚书:“这个随意,但是肉,需要我出手的机会少,你看这孩子,才多大一会儿,就把自己浪成了这样。”

   白占就不服气了,“我可珍惜生命了,我都没有死在外面。”

   白衣尚书:“你死在外面我就不用加血了。”

   白占:“(╯‵□′)╯︵┻━┻!!!我死在外面你是不用加血了,要少很多积分的好伐???”

   白衣尚书:“哼╭(╯^╰)╮。”

   一局下来,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会比夏姒寂用自己号长一点,慕星野玩的是祭司,相对而言,没有战士打起来更爽。

   慕星野在旁边看着他们打了两把后,才知道菜的人对上分有多大的执念,他才等了几十分钟就等不了了,那天那个人在那里等着夏姒寂给他打了好几个小时。

   慕星野直接说:“那个什么,我们一起五个人玩好不好?”

   夏姒寂:“可以啊,我没什么问题,来,换小号,我把账号密码你们。”

   慕星野疑惑:“为什么换小号?”

   夏姒寂十分诚实:“我们5人模式段位比较高,不能一起玩。”

   慕星野:“……”说实话,很受伤。

   其实慕星野不是上不去五人模式,他玩的游戏比较多。

   ——

   夏姒寂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直接骂到:“你见鬼了呀!”

   方牧宇显然是因为经常被夏姒寂说见鬼了一样,此时面色不改,推锅推的飞快,“刚才和他pk,被他吓的。”

   人在网吧角落坐、锅从左左位置来的乐逸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那是你太弱了。”

   和夏姒寂玩的这几个,或多或少都学会了一个技能,找家长……不……找夏姒寂。

   因为方牧宇死了,要从那个出生点重新复活,然后再赶过来,中间是需要时间的。

   所以白占需要一个人面对两个,术士这个职业,一般一对一都不是很合算了,此时两个,白占转头就跑,边跑边让夏姒寂来接他。

   夏姒寂到了之后,白占就像是熊孩子打架看到熊家长来了一样,认为家长肯定给他们出气。

   白占直接回身就甩了一个冰雨过去,刚才别说冰雨了,他就怕自己跑的不够快,回头挑衅什么的,不存在的。

   夏姒寂看着白占的那个举动,的确很有熊家长的风范,不管是不是自家孩子对,既然冰雨打不到人,就直接把人给打进冰雨的范围里了。

   俨然一副我家孩子打人也是对的,我家孩子打人必须打到的模样。

   然而这边夏姒寂却在说:“你注意一下预判呀,这位置也差太多了。”

   白占在那边一本正经的说:“这不是着急挑衅一下嘛,刚才他们追着打我,可开心了。”

   白占刚才是一直被打过来的,差一点就要被打死了,然后被白衣尚书救了回来,此时正在给他刷血。

   白衣尚书边奶边说:“真希望这世界上除了我,我的队友都玩肉。”

   夏姒寂在旁边接话:“然后你用牧师输出吗?”

   白衣尚书:“这个随意,但是肉,需要我出手的机会少,你看这孩子,才多大一会儿,就把自己浪成了这样。”

   白占就不服气了,“我可珍惜生命了,我都没有死在外面。”

   白衣尚书:“你死在外面我就不用加血了。”

   白占:“(╯‵□′)╯︵┻━┻!!!我死在外面你是不用加血了,要少很多积分的好伐???”

   白衣尚书:“哼╭(╯^╰)╮。”

   一局下来,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会比夏姒寂用自己号长一点,慕星野玩的是祭司,相对而言,没有战士打起来更爽。

   慕星野在旁边看着他们打了两把后,才知道菜的人对上分有多大的执念,他才等了几十分钟就等不了了,那天那个人在那里等着夏姒寂给他打了好几个小时。

   慕星野直接说:“那个什么,我们一起五个人玩好不好?”

   夏姒寂:“可以啊,我没什么问题,来,换小号,我把账号密码你们。”

   慕星野疑惑:“为什么换小号?”

   夏姒寂十分诚实:“我们5人模式段位比较高,不能一起玩。”

   慕星野:“……”说实话,很受伤。

   其实慕星野不是上不去五人模式,他玩的游戏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