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4_a2242

♂? ,,

“好吧,那我就跟回去。不过,我还是不希望给她另外安排地方。想想,别的住处就算是好,总没有别墅里的配套这么齐。钟会长他还时刻想要那个孩子的命,她在别墅里才是最安的。别墅里还有厨师,有医生,有那么多佣人在。她生产完要做月子,这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也不该亏待她。虽然我不喜欢她,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的。墨,就算让她走,也等到她生完了孩子,孩子满月再说行吗?何况,我也想能第一时间接手照顾那个孩子。我知道,没想让我抚养那个小孩长大,想另外请人带他,照顾他。可是一个孩子总该有母亲,就让我做他的母亲吧,我真的心甘情愿,我也会把他当成我亲生的孩子看待。相信我,他在我身边,我一定能教育好,绝对比把他交给别人,对他的成长有利。”

叶子墨的确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夏一涵给他抚养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他另有子女已经是对不起她了。要再让她抚养教育,他就更不应该。

可他也知道,放眼天下再没有一个人比夏一涵更能教好孩子的。

怎么说那孩子也是他亲生的,要说他不希望孩子健康成长,长成栋梁之才,那也是不可能的。

此时的夏一涵态度非常认真,他是看得出来的。

他思索片刻,也是想到这时候让宋婉婷离开别墅,的确也不是最好的选择。要不是他怕夏一涵在外面有危险,他也是想要等宋婉婷生完孩子,养好身体再让她离开,那样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孩子的事,以后再说,如果坚持,我们就暂时让宋婉婷留在这里吧。说的对,她最近毕竟经历的太多了,而且一旦出去,他们母子还是有危险。谢谢,宝贝儿!”叶子墨轻叹了一声,再次吻上夏一涵的额头。

夏一涵只是温柔的笑,低声说:“谁要谢啊,以后只要不犯浑就好了!”

小东西,这是还记得以前他对她不好时候的那些事吗?

每当他想起他从前对她犯下的种种恶行,他真是后悔不跌。要是他知道会有这一天,他会心疼她比心疼自己还甚一万倍,那时他还会那么对她吗?

他一定不会,他只会捧着她,宠着她。

唯美系美女微笑如清晨第一缕阳光治愈写真

“不犯浑,以后我都只是在床上犯浑,好不好?”他在她耳畔坏坏的说,夏一涵的脸再次火烧火燎地烫了起来,不依不饶地用小拳头捶他壮硕的胸膛。

两个人又调笑了一会儿,夏一涵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叶子墨说:“糟了!我还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叶子墨也被她的表情弄的有些紧张。

“我答应过小军,说不跟在一起了,不然他上次就对宋婉婷下手了。不行,我得跟他谈谈,我要说服他接受我们的感情。”

夏一涵说起莫小军时那神态真是无比的在乎,叶子墨看了,心里顿时犯了酸,脸一拉,沉声说道:“我们相爱,关他什么事。他自己还不是天天跟海晴晴腻腻歪歪的,他又不是男朋友,还犯得着跟他请示?”

叶子墨说着,眉头就紧紧地皱起来,表情好像要揍莫小军一顿才能解气似的。

“看看,刚说过不犯浑,又说浑话吧!”夏一涵娇吼一声,踮起脚尖揪了一下叶子墨的脸。

“我都跟说过了他是我哥哥,是我最在乎的人。”夏一涵一看,叶某然的脸还是黑沉沉的,她又笑了下,补充道:“当然了,是跟并列作为我最在乎的人。他不管做什么,都是为我好。就算我不赞成他的做饭,但我明白他对我的心意啊。再说,我答应他了,说话就得算数。我今晚回我妈妈那里去住,明天我跟他谈完了,就回跟回家,好不好?”夏一涵柔声商量的语气让叶某人强大的自尊心总算是得到了无比的满足。虽然心里对那个叫莫小军的男人还是相当介意,尤其是他竟然还跟莫小军在她心目中并列第一,听着就很不爽。

“不好!一山不能容二虎,谁跟他那种人并列。”叶子墨冷冷淡淡地说。

“好吧好吧,那就不并列,第一,他第二,总行了吧?”夏一涵笑着说,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幼稚呢。

她真怀疑那个调包的策略是不是这个男人想出来的,为什么他此时看起来就执拗的像个孩子一样。

这么勉强?叶子墨哪有那么好糊弄,他照样虎着一张脸,把手放到夏一涵的胸口上,极霸道的宣布:“不行!的心里,就只能又我一个男人。要装其他的,除非他们不是男人,太监可以。”

“去的,懒得理。好了,不要再吃醋了,答应我吧。明知道我只是把他当哥哥嘛!”夏一涵一撒娇,叶某人当然心软。

“要跟他谈也可以,明天我陪去见他。我得远远地盯着,不能让他拐走了我女人。”

夏一涵知道,他这么说已经是让步了。

……

海志轩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钟于泉家里,钟家原本准备的迎接他和夏一涵的宴请完变了样。

钟于泉的人被警方抓走以后,他们是费了很多口舌跟省公安厅的人解释说他们是钟会长派去准备营救的,话才传到刘厅长耳中。怕得罪了钟会长,刘厅长亲自打电话向钟于泉求证。

钟于泉这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的,他只好帮他的手下圆谎,随后手下象征性地做了个笔录,就放出来了。

海志轩到钟家的时候,钟于泉还在书房里一个人眯着眼睛,缓缓抽着烟,沉思着。

从钟云裳的反应能看出来,她没有通知叶子墨,或者是没有成功通知到,不然她不会那么急。

她没有通知,这招掉包计会是谁想出来的呢,海志轩?他了解海志轩,他从小受到毕竟正统的教育,不大可能想得到这么多的歪主意,背后的人看来还是叶子墨。

这晚的行动,他本想要看到叶子墨亲自出面,再由他来救出夏一涵,好好缓和一下父女关系,让她以后能听他这个做父亲的话。

结果,两个目的都没有达到,还白白地让叶子墨和海志轩知道了他曾经参与了这场行动,是帮了宋书豪。

一群饭桶手下!真是越来越不会办事了!

还有钟云裳,她是他最看重的亲生的女儿啊,她怎么就这么吃里扒外的。

要不是他不甘心输给两个毛头小子,他真不想再管她的婚事了。她一辈子不能嫁给她自己喜欢的男人,也是活该!谁叫她自己不知道珍惜机会。

“志轩,来了?”岳木兰热情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钟于泉摁灭烟起身,心里还有些纳闷。

海志轩到底还是带着夏一涵来了?难道是他对叶子墨和夏一涵的关系判断有错?

不行,他虽然急,也不能主动出去看他们。他又重新落座,等着他夫人来叫他。

“阿姨,您好!这是我准备的一点儿小礼物,您先收着。”

“看,这孩子客气的,来了还要带什么礼物?对了,怎么一个人来的,一涵呢?”岳木兰说起一涵两个字的时候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亲切的,海志轩颇有些意外。

按理讲,以岳木兰的性格,不大可能那么容易承认他丈夫跟别人生的孩子。

看来钟老狐狸果然有一套,至少他老婆,他还是能收服得了的。

“她有些事,可能来不了。”海志轩扬声说道。

“这样啊,没事,那就改天再说吧。吃饭吧,一直在等们来呢。我去请我们家钟会长,顺便叫云裳也过来,先坐一会儿。”岳木兰转变的倒也快,说完就走开了。

正好,海志轩来就是要把这件事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清楚的。

众人在饭厅落座,钟于泉黑沉着脸,对海志轩没有把夏一涵带来,当然是极其不满意的。

海志轩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举起酒杯时,先说了一声:“抱歉,会长,我没有把一涵带来,非常非常抱歉。今天我是来赔罪的,这杯赔罪酒,我先干了,再跟您详细说。”

说完,他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钟于泉还是不说话,钟云裳看父亲的脸色,他生气的话,就证明他的计划落空了,也就是她妹妹不会有问题。

钟云裳总算放心了,不过海志轩要说什么,她却是猜不到的。

“我没有办法带一涵来,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她是我兄弟的女人,我怎么说都不会动她的。”

海志轩一句话,钟于泉脸色更加难看。

为了这件事,他算是绞尽脑汁了,比官场上的事还费心多了,却换的这样一个结果,他要不气闷才怪了。

“在海南的时候,我们是被人下药了,不过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知道会长为了云裳,一直希望我能跟一涵在一起。子墨的车上次被人做了手脚,出事了,我们考虑到他和一涵的安,只好让所有人都认为我和叶子墨决裂,和夏一涵相爱了。这在当时,也是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会长,我再次跟您说一声抱歉,让您失望了!我再喝一杯赔罪酒,就走了!”海志轩说完,又倒满一杯酒,仰头喝下。

钟于泉始终皱着的眉头忽然松开了,他略带嘲讽地笑了笑,看了一眼他的女儿,说道:“别走,急着走干什么,坐下来陪我说说话!”

“既然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我也不想瞒着。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的婚姻我当然想要达到她满意。就是今天我知道宋书豪要对和一涵下手,为了看叶子墨那小子是不是还心系一涵,我也从中起了一点儿作用。是没看到,云裳知道这件事多生气。算了,我也不怪了,这种事是勉强不来。再说,我做这么多,也没个人感激。我年纪也大了,眼看着都要退休的人了,不愿意再做那些费脑筋的事。们年轻人以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放手了。”

钟会长自己也闷闷的拿起酒杯,喝了几大口酒,看他的神情,好像是很不想管了。

海志轩却了解他的性格,他只是想要麻痹他们的思想而已。搞不好,他明天就会下调令,让他别再留在临江做代理理事长了。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他把他调回东江,做一个几乎没有任何实权的副理事长,架空他,让他根本就做不出任何政绩来。

没政绩,还想要升迁吗?

钟于泉最阴险狡诈,这么多年跟在他身边,海志轩岂会不了解他。

他正想到此,就听钟于泉说:“志轩啊,别有什么负面情绪,前段时间为了撮合和一涵,工作上是给带来了一些不方便。这事都告一段落了,明天开始回临江好好上班。我等着看做出政绩,转正,给临江百姓带来造福!”

海志轩一愣,怔怔地看向钟于泉,连钟云裳都意外地看向父亲,钟夫人也是有些奇怪的。

钟于泉很和煦地一笑,看起来极其潇洒,他把就酒举起来,对海志轩扬了扬手,说:“临江是我们东江省的大市,需要更好的发展,交给这样有魄力有想法的年轻人,我也放心。我早说过,是我最看重的年轻人,公是公,私是私,我不会因为个人的感情问题怀疑的能力。来,我们干!”

“谢谢会长!我一定会力以赴,一定不让您失望!”海志轩此时也不管钟于泉的用意是什么,他总不会拒绝他的安排。至于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钟云裳心里此时很不是滋味,看到父亲如此的宽宏大量,也不怎么生她的气了,她反而很愧疚。

毕竟是她亲生父亲,他还都是为她好。她以为他会迁怒于海志轩,父亲根本没有,看来也是她对父亲有偏见了,这是不对的。

钟于泉和海志轩刚干掉杯中酒,钟于泉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接起来,是另一个手下打来的。

“会长,刚刚叶子墨带着夏一涵回别墅了,您看,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以后不用盯着那里了,把人都给我撤了。”钟于泉沉声命令完,按断电话。

“叶子墨带一涵回别墅了,看来这两个人感情确实是深。这个傻丫头,连叶子墨跟宋婉婷有孩子,她都不在意,真傻。她也是我女儿啊,他们感情都这么好了,我还怎么好干涉。”钟于泉自言自语地说,又倒了些酒。

这次,钟夫人再不让他喝了。

“志轩,我听说中央一号重新装修了,好像环境更比以前好了很多,不如我们一起去喝一杯?让我爸爸早些休息吧!”又吃了一会儿后,钟云裳说道,海志轩点点头,说:“好,乐意奉陪。”

钟于泉夫妇也不拦着他们,待他们走后,岳木兰收起满脸的笑意,冷冰冰地皱着眉看着钟于泉,喝问道:“别告诉我,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心话。要是敢成叶子墨和夏一涵,我一定跟离婚!”

“成?”钟于泉冷哼一声。

他有一天要让叶子墨跪在他面前,求他把钟云裳嫁给他。到时候,他还未必肯答应。

他不是聪明吗?不是能够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吗?还把他一个老江湖给耍的团团转。

他就不信,他这么聪明,他老子也能这么聪明。

我钟于泉还没输过!

小子,跟我玩,我玩死家!

夏一涵若是钟云裳,他多少还会顾忌她,不会破坏她的幸福,不会去动叶家。她不是钟云裳,他便什么都不会顾虑,他一点儿都不会手软。

“这么说,都是骗志轩和云裳的?”钟夫人又问。

“说呢?没看女儿是怎么对我的?在她心里我都已经是冷酷无情的人了,我还不得扭转一下在她心里的印象?”

“那有什么要紧,她也就是一时生气,心里知道是为她好。好了,不说她,倒是跟我说说,打算怎么拆开那亲生的夏一涵和叶子墨吧。”

钟于泉脸一沉,也不悦地皱起眉。

“我做事不要问,有本事就自己去做,没本事就等着看吧!”

岳木兰一听钟于泉敢跟她叫板,火又上来了,正好家里也没旁人,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钟云裳跟海志轩去了中央一号酒吧,她没有过多的寒暄,直入主题地问他:“宋婉婷那孩子还在,上次我以为我爸爸能把孩子给弄没的,还是失败了。现在有什么打算,难道就看着宋婉婷把孩子生下来?”

钟云裳一说要出来,海志轩就猜到了她的意思。

“我跟子墨谈过了,他希望那孩子生下来,我已经答应他了。怎么做,我不管,我中立,不支持,也不反对。不过我觉得子墨说的不无道理,我们总对一个大肚子下手,的确是有些不人道了。万一孩子没了,宋家倒了,宋婉婷怕是接受不了,真可能会疯了。她再坏,也不至于得到这样的下场,说呢?”

钟云裳从来也不是个坏人,海志轩这么说,她仔细想想,也觉得她的想法是有些偏执了。

从出身的角度讲,她和宋婉婷差不多,所以她能理解宋婉婷这时的处境。

她这是没上街,走到街上遇到熟人,她一定会被人冷嘲热讽的。孩子再没了,她可能唯一的精神支撑都没了,别说疯,就是自杀都有可能的。

钟云裳沉默了一会儿,才叹道:“算了,我们都没有权力夺走人的生命,不能做的太过分。那孩子我不动了,宋婉婷以后如何,看她自己的选择,看她的造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