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_a2216

相对于这个大陆的人十几岁就成亲而言,祁枫现在的年纪已经是很大很大了,跟北堂夜一样,祁枫显然属于晚婚晚育的类型。

关键是,这些人这么大年纪了都还是处。

如今面对自己早已心动而不自知的女人时,心里和身体上的激动可想而知。

单纯的亲吻已经不能让祁枫排解他心中的闷堵,他极其恶劣的啃咬着穆相思。

穆相思的下巴,脖子,肩颈……都被祁枫咬过。

她双手被扣在头顶,虽然她懂武,可祁枫并不是文弱的书生,男女差距摆在那里,穆相思完没办法反抗。

羞耻的任由祁枫咬着自己,该死的,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祁枫有这种恶趣味。

“祁枫,你住手”穆相思身子颤抖着,她何曾受过这般羞辱,他明明不喜欢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自己已经下决心划清界限,他为何要这样无理?

“你不乖,没法住嘴。”祁枫神情兴奋的在穆相思的耳边低语,那状态显然十分享受,而且有些痞坏。

高洁如莲的翩翩公子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变坏了!

他带着身体强烈的反应,如狼似虎的盯着穆相思,虽然他不会就地真的吃了她,但是利息得先赚够本。

少女恬淡如水柔美极致写真图片

祁枫继续自己未完成的事,穆相思被他撩拨得隐约发出一些低吟,她的身体很年轻,因为祁枫,她不顾流言,熬过了十几岁的年纪,现在已经奔二了。

祁枫是她喜欢的人,不管她如何划清界限,如今他这样撩拨她,她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

两人不管是身体还是年纪亦或是心理上都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阶段,他放开她的手,终于不再啃咬,而是怜惜的低吻。

“嘶……”娇媚带着痛苦的声音响起,穆相思从沉沦中苏醒。

眼角带泪,祁枫这个疯子,太他么的疼了!

祁枫窝在她的颈边,嘴里是一片血腥,他又咬了她,而且狠狠的咬。

“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少的女人!”祁枫说完便快速的起身夺门而去。

砰……

隔壁的房门被狠狠的关上,穆相思的心也跟着吓了一跳。

祁枫的洗浴间里响起了流水声,只见他站在喷头下淋着冷水,双眼紧闭,胸膛还在剧烈的起伏,身上的浴袍都还未来得及脱。

“真是一只小妖精!”祁枫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低吼。

他要是再不出来,他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当场把她给办了。

祁枫走后,穆相思用了很久的时间平复心情,起身整理身上凌乱的衣服,单腿跳着往洗浴间走去。

望着镜子里满是牙印的自己,穆相思轻握拳头,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放了一缸的热水,穆相思把自己颤抖的身体泡了进去,被温暖的水包围着,她才稍感安。

泡完澡穆相思又浑浑噩噩的糖床上睡了一觉。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她才起床,穿戴好之后,她找了一根撑衣杆撑着自己往乔若的屋子走去。

祁枫从阳台看见穆相思一瘸一拐的走在院子里,他快速的下楼。

“相思!”祁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穆相思的身子一顿,手紧了紧,要不是为了乔若生产做准备,她绝对不会出现在人前,更加不会出现在祁枫面前。

“谁让你就这样下床的,这脚不想要了?”祁枫走到穆相思面前,望着她略微憔悴的脸道。

“……”穆相思小脸一皱,这男人能再理直气壮点吗?

“让开!”

穆相思冷着脸,绕着祁枫往前走,在经过祁枫的时候被他抓住手臂。

“你玩够了没有!”穆相思没想到祁枫会这样缠着她,他不是很讨厌这样的行为吗?为何现在要这么做?

“啊……”身子一轻,穆相思被祁枫抱了起来。

“再吵我就把你带回去吃了!”祁枫低头盯着穆相思警告道。

穆相思错愕的张着嘴巴,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啵……”穆相思的额头被祁枫印上一个响亮的吻,“真乖!”

祁枫好心情的抱着穆相思往乔若屋子走去,她呆呆的在祁枫的怀里,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祁枫,放我下来。”穆相思哭丧着脸望着祁枫,他忽然这么热情她真的有些接受无能啊,吃不消,内心惶恐不安。

“得等你把脚养好。”祁枫不理会她的要求,他不想说,其实他就是想要抱她,脚伤只是一个借口。

“我完可以自己走,你放我下来!”穆相思气恼,这小子无赖。

“不行!”

“你……”

两人争论着很快就来到乔若的院子。

“祁叔,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晚,星儿肚子都饿了。”他们才来到院门口,就听见在屋檐下玩耍的星儿抱怨的声音。

“嗯,你相思姨姨生病了。”祁枫望着星儿微笑道,看见星儿,他忽然也想要个女儿,忍不住低头看着怀里的穆相思。

要是这女人给自己生一个女儿,一定也很可爱的吧,萌萌的,很贴心。

穆相思见祁枫这火热的眼神,咽了咽口水,可怕道,“你想干嘛?”

这男人没吃错药吧,整个人感觉不对劲。

“无事。”祁枫收回目光,心中却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姨姨怎么了?”星儿凑上前问道。

“她脚痛,进来吧。”祁枫耐心的回答。

他们进到屋里,乔若看到这架势有些意外,很快,她又坏坏道,“哟,进展神速嘛!”

“若儿……”穆相思嗔怪,一脸的窘迫。

“她崴到脚了。”祁枫一脸正紧的回道。

乔若看了一眼穆相思的脚,“严不严重?”

“嗯,有些红肿。”祁枫把穆相思放到乔若身边。

乔若望了过去,眼尖的看到穆相思脖子上的印子,于是手快的拉开穆相思的衣服。

“啧啧啧……”

穆相思被乔若这一手给吓到了,急忙捂住衣服,这丫头都当娘了,怎么可以这么流氓,好尴尬啊。

“相思,你这是被狗咬了吗?”乔若戏虐的看着两人,果然啊,让他们单独住一栋屋子就是有戏。

“喂,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说谁是狗呢!”祁枫不干了,这小魔女这嘴真是毒。

“你这么饿?把人家吃干抹净了?”乔若扬起下巴指向窝成鸵鸟的穆相思。

“若儿,这是误会……我们没什么。”穆相思急忙解释。

祁枫眼眸一眯,望向穆相思,没有说话。她在躲自己,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