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_a2216

大家吃饱喝足,都各自散场。

北堂夜早一步带着妻儿回了住处,让乔若去洗漱,他独自给两个儿子洗澡,然后再让星儿去洗。

直到现在,星儿可以自己洗,不需要人再帮忙了。

把妻儿都照顾好后,北堂夜才自己去洗。

出来之后,乔若母子几人已经睡着了。

北堂夜来到书房,楚六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炼魔堂考核可结束了?”

“回主子,已经结束。”

“嗯。”北堂夜坐在位子上,食指轻敲着桌面,王者的气质说不出的矜贵。

“把他带来。”北堂夜思来想去,最终定在桌面道。

“是,主子!”

北堂夜再处理一些事务,等他忙完已是深夜。

大汗淋漓最美19岁女生

乔若病了几天,被北堂夜强制在家休息了几天又满血复活了。

新城的人大多是营养不良,在乔若的药膳治疗之下,百姓们也已经恢复了健康。

在北堂夜的安排之下,被规划出来的地,现在已经有百姓开始锄草翻地了。

这一天,北堂夜一家刚吃完早膳,楚六就来报。

“主子,夫人有访客。”

“嗯?何人?”

乔若同样是一脸的意外,在这里,她根本没有认识谁。

“是,夫人之前帮忙剖腹的那妇人一家。”楚六恭敬道。

乔若了然,她自己都忘了这事。

北堂夜看向乔若问问她的意见。

“见吧,把人带到客厅。”乔若放下筷子,对楚六道。

“是,夫人。”楚六拱手,然后出去了。

以前,乔若下什么命令,楚六还得看北堂夜的脸色,现在他们十分识相,乔若的意见就代表北堂夜的意见,只要听她的没错。

夫人抱着一个婴儿带着男孩在大厅候着。

当见乔若和北堂夜各自抱着一个孩子,身后还跟着一个瓷娃娃星儿的时候,母子三人竟然傻愣的被定住了。

都是男子,可为什么他们竟然生出他们是一家子的错觉!

而且这颜值,妇人觉得她几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男孩儿也是,傻愣愣的,楚六一囧。

果然,他主子一家就是妖孽!

“还不快行礼!”楚六见妇人都愣住了,连忙低声呵斥提醒。

妇人听到楚六的声音,吓得连忙跪下,同时还拉着一直发呆的儿子也跟着跪下。

直到这时候,他们母子才清醒。

“草民谢氏参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只见妇人抱着孩子虔诚的下跪行礼,同时男孩儿很配合的跟着行礼。

他们是没有见过北堂夜的,但是知道现在的九殿下头发部变白了,所以谢氏才优先对北堂夜行礼。

北堂夜看着两人,冰眸里闪过一道趣味,有趣!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两人行的是乌玄国的士族礼,没想到小女人不小心救的人竟是一个有故事之人。

“免礼。”没多久,北堂夜便出声道。

“谢殿下。”

谢氏起身,然后对着乔若,十分恭敬尊

重的又行了一个大礼,“谢氏拜谢北神医,多些北神医的救命之恩。”

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即便是乔若也能感受到眼前这个瘦弱妇人跟一般人的不一样。

乔若没有阻止妇人对她行跪拜礼,倒不是她端架子,而是在这个社会里,唯有用过这种隆重的行礼方式方能让内心得到安慰。

这种神奇的现象是她以前从未能理解过的。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乔若面上轻飘飘,可内心却疼得割肉,要知道为了救治这谢氏,她花费了很多银子来买那些药啊,而且她还买了血给她输血,那些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可她又不能跟他们说是不?就算是她想跟人家要银子那也不现实啊,他们要是有银子,那谢氏就不会消瘦成那样了。

话虽这么说,她救人的心是实诚的,但就是心疼钱。

果然圣母不好当,她真不愿意当。

按照乔若以前的性子,她还真的不是在乎钱,救人仅凭心情,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做点什么事,她都要想到钱。

好无奈,都习惯了,一下子改不掉,也不打算改了。

之前吧,她觉得她还是蛮有钱的,买了车子,买了家具,可到了现在,她又没钱了,再加上昨晚给星儿办这个生日宴。

她的商城再次被冻结,只能看不能买!

一着不慎又回到了解放前。

现在车子加油的事也没了着落,一切又回到之前的艰难。

她有粮食,可不能卖,得给新城的百姓救急。

“北神医,请受狗子一拜!”男孩儿二话不说直接又行了一个大礼。

“感谢神医的救命之恩,要不是有神医,狗子就没有娘更没有妹妹,之前狗子对神医无礼,那是狗子鲁莽了,狗子惭愧。”男孩儿说着又再拜!

乔若嘴角直抽,这男孩儿确实很懂事,长得也很可爱,双眼有神,肤色也讨喜,只是看着有些营养不良,想对星儿而言。

只是,这么谦逊有礼而且长得很正太的孩子叫狗子,她好无语。

“好了好了,你起来吧,可以了,你护母心切,我很理解的。”乔若连忙摆手。

男孩儿刚起来,谢氏又跪下了,乔若扶额。“北神医,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可我们也是知恩图报之人,您的大恩,我两个孩子愿世代为奴,报此大恩,恳请您务必接受我们的请求。”谢氏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男孩儿也跟着再次下

跪。

乔若和北堂夜都很意外,乔若心里更是震惊得不行,跟北堂夜交换了一个眼神。

北堂夜回以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让她自己决定。

对于他来说,想要成为他的奴仆或者同伴,那是没那么容易的,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但如果自己的小妻子要收了这一家子,他也会把他们驯化成他理想的下人。

“你们先起来,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跪,六儿,赐坐!”乔若有些压力大道。

刚才他们跪拜也差不多了,太多了乔若也受不了,可在这里,要完没点要求又不行,所以她只能让楚六赐坐,她尽可能的平衡她前世的开放思想和现在的等级思想。

楚六搬来凳子,谢氏也不矫情,得体的站起来谢过之后才坐下。

程举止非常得体,北堂夜看在眼里,心里有些赞赏,作为一个妇人,能做到这般,要是没一定的眼界和修养是做不到的。他忽然就想着,这两个孩子培养起来,或许是不错的助手,毕竟他有三个孩子,不过最后还得小女人来决定,他不缺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