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男演员们

   ♂? ,,

   叶念墨语气加重,“于情于理,都不能和我说这个谢字。请大家搜索(@¥)看最!更新最快的”声音顿了顿,“这是叶家欠的,也是我这个兄弟欠的。”

   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两人都知道,叶家和李家的纠缠,已经不仅仅是谢与不谢能够说得清楚的。

   挂下电话后,李逸轩给朱丹打电话,手机一直显示在通话中,他索性拿上外套回家。

   一路风驰电擎,到家门口后看见客厅的灯光亮着,李逸轩才放心。

   开门,客厅没人,不过话筒却放在沙发扶手上,他拿起来听了一会,只有回音。

   “小丹?”

   无人回应,他有些急了,三步做两步往厨房跑去。

   看到朱丹围着围裙在煮东西,他松了口气,“小丹。”

   朱丹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出声?”

   “刚才我开口了,不过好像没有听到。”李逸轩看着她有些憔悴的面庞,“不舒服吗?出来坐坐,厨房里不通气。”

   朱丹解下围裙,“应该是没听到,想着今天应该会比较晚回来,所以想煮点银耳汤给喝。”

   丸子头萌妹的不同面吸睛

   说罢,她转身就往外走,“今天回来得蛮早的。”

   “是啊,有件事要和说。”李逸轩等她往客厅走的时候才去关掉天然气,最近她真的很没精神,连天然气都会忘记关。

   朱丹坐在沙发上,低头玩弄着手指,“我也有事想和说。”

   “什么事?”

   “今天我爸爸妈妈打电话来,说是要来乌鲁克看我们。”

   “挺好的。”李逸轩挺高兴,“来这里玩玩也好,正好最近和我都没事。”

   朱丹朝他笑笑,但是没说什么,只道是累了想先去睡觉。

   晚上,李逸轩起床解手,身边位子是空的,床铺冰凉。

   睡衣清醒了一半,他穿上拖鞋往厕所走,厕所没人。

   奇怪人去哪里了?他开门,走廊灯还开着,往下探出身子的时候,只见客厅灯是开着的。

   客厅也没有人,大门却虚掩着,他走近,听见压抑的哭声。

   朱丹在哭,似乎是很怕吵醒李逸轩,所以躲到门外才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声音已经沙哑了,抽抽噎噎的。

   李逸轩站在门后,等人略微冷静了才悄悄离开。

   医生要到的那一天,朱丹还挺紧张,一大早就到超市去买了很多水果。

   乌鲁克水果贵,李逸轩还笑称自己都没有这个待遇。

   看到叶博带着医生还有医生团队浩浩荡荡的进屋子,两人还一愣,原本以为只是医生一人,这一来至少有七八个人吧。

   医生是日本人,所以随行还有一个翻译。

   “李少,打扰了。”叶博道。

   朱丹有些局促,“抱歉,我还以为就医生来呢,位置可能不够,早知道就约在酒店了。”

   翻译帮她的话翻给日本医生听,日本医生一鞠躬,面容可掬。

   “医生说不用客气,可以先开始问诊了。”

   李逸轩和朱丹都要经过检查,李逸轩的快一点,检查完后他就和叶博一起坐在客厅里。

   “也家所有人都还好吧,听说叶念墨要领养小孩?”

   叶博点头,“挺可爱的。”

   李逸轩已经有点心动,如果实在不行,要不就像叶念墨他们家一样领养一个孩子?

   检查完,日本医生开了一堆调理的药材,好一阵叮嘱,这才带着团队回酒店了。

   日本医生还有团队呆了一个星期,临走前建议朱丹辞掉工作安心在家养身体,她的工作本身接触的物质就比较复杂,而且工作强度也不小,对于受孕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辞掉工作做家庭主妇,朱丹根本就没有想过,当医生提出来的时候,她还特地观察了李逸轩的表情,对方只是客客气气的把医生送走,一句话也没说。

   医生才走没两天,朱丹在韩国的父母和弟弟都来了。

   刚接上人,朱丹父母就给李逸轩道歉,“我们女儿没有照顾好自己,导致您的孩子没有了,这是我们家孩子的错。”

   朱丹按照她的话翻译给李逸轩听。

   “请别这么说,是我没照顾好她。”李逸轩不动声色的把话题引开,不过两位老人显然一直都在念叨此事,一直在道歉。

   “妈妈。”朱丹小声嘀咕了一声,立刻被对方用眼神制止,“出来工作难道就不是韩国女人了?忘记韩国女人应有的气质和责任了?”

   见女人音调拉高,李逸轩急忙道:“小丹是我见过的最好女人。”察觉自己说的是中文,对方也听不懂英语,只好看向朱丹。

   朱丹糟糕的心情这才有一点回暖,不过她没有把这话翻译给自己的父母听,这种话,当然是当事人听最重要。

   不过听他开口,对方也立刻回过头和他说话,“我看这婚礼也不用办了,我们的孩子生不了宝宝,不能给们添麻烦。”

   李逸轩看向朱丹,见她嘴角的笑意僵硬,一副委屈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好话。

   朱丹要哭了,这是一个妈妈应该说的话吗?

   “姐姐,我要买新出的苹果手机。”一直低头玩手机的男孩第一次开口。

   朱丹道:“现在还小,不需要那么贵的手机,我看本土的就可以。”

   “自己都用苹果,我也要用,而且妈都说了要送我出国留学。”

   “出国留学?我们家那里有那么多钱?”

   朱丹还记得自己读大学还有研究生的生活费都是靠奖学金还有兼职赚来的,出了社会虽然有她补贴家用,但出国留学每年也要好几十万吧。

   朱丹妈妈道:“这小子又不像学习成绩那么好,别说是首尔大学了,连东国大学都进不了。只能送他去留学了,夫家不是中国的么,我们打算让小光去中国留学,有夫家撑着,我们也放心很多。”

   “妈,他现在在乌鲁克,再说中国有很多大学,小光不是说进就进的。”

   女人比他乐观,“上次不是说他在国内生活的地方挺吃得开,小光就去他所在的那个地方读就好了。”

   “哪里有那么容易,而且还要通过考试什么的,再者我和他根本就没结婚,这种事情……”

   还没说完,话头就被女人打断,对方转过头去和李逸轩聊天,并要她翻译。

   李逸轩能够看得出来两母女有矛盾,也不好多说什么,便把一家三口送到乌鲁克最好的酒店去了。

   第二天,朱丹的妈妈一大早就让李逸轩去接她,手里还拿了一大袋东西。

   回了两人的家,朱丹妈立刻问佣人煮了什么东西给朱丹吃,佣人是李逸轩请的华人,用来照顾之前怀孕的朱丹。

   “这怎么可以哦,女人流产后就是要吃海带汤哦。”说完里打开袋子,里面是满满的海带还有辣白菜。

   中午吃饭的时候,桌子上就是辣白菜还有海带汤,看得李逸轩心疼。

   虽然说是韩国文化没话说,但是现在就是要养着身体的时候,吃这些未免太过于没有营养。

   晚上把人再送回酒店后,李逸轩车子一拐,没有回家,而是东张西望在找着什么。

   “找到了。”

   能在乌鲁克找到中国人开的餐馆很难,大晚上开张的就难上加难。这是一家山西面馆,一进门李逸轩就让师傅做碗面,“我女朋友身体不好,麻烦多方点作料,钱我可以另外加。”

   “不是吃过饭了么?”朱丹问。

   他随便扯了说自己想吃面,总不能说看她吃泡菜海带汤很心疼吧。

   面上来了,果然丰富得紧,和包袋还有堆成尖尖的牛肉。

   朱丹眼眶一红,趁着对面的人不注意时摸了摸眼睛。

   老板正在用电脑看电视剧,店里只有他们这两个客人,索性就外放了。

   “这娃娃可爱的紧啊,呦呦哟,这小嘴巴嘟嘟的可真是可爱。”老板娘自己也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孩子,这是越看越喜欢。

   李逸轩也凑过去看,“确实挺挺可爱的,我有一朋友生的女孩子和她差不多,也是很可爱。孩子啊就是长得快。”

   “是啊,一眨眼就已经那么大了了。”

   “咳咳咳。”

   “怎么了?”李逸轩急忙走到朱丹身后棒她顺气,“慢慢吃,东西跑气管了?”

   朱丹一边咳嗽一边摇手,要一阵子才缓和过来,“没事,吃得太快了。”

   “我这里正好有自家酿制的话梅,等等,我去给们拿,吃了会舒服一点。”老板娘很热情,起身就要往厨房后走。

   李逸轩也起身哥跟在老板娘后面,“那就多谢了,在这里还真是买不到话梅。”

   等拿了话梅,李逸轩从后厨房走出来,见朱丹愣怔怔的看着电脑里的孩子。

   “小丹,要不我们结婚后领养一个孩子吧。”回程的时候,李逸轩尝试提出来,孩子如果是亲生的自然是好,如果不是也不能强求。

   朱丹一口拒绝,“不是我的孩子我不要。”

   太过于强硬的态度让谈话刚开口就陷入了僵局,李逸轩叹气,“好好,那我们就自己生,最近正好伯父伯母也在,就谈谈结婚事项。”

   “我现在不想结婚。”朱丹口气生硬,解开安带后率先下车,一晚上都没再提起这个话题。

   后面,只要朱丹母亲要过来,李逸轩都会让佣人早点煮饭或者煮汤。

   照顾了朱丹半个多月,朱丹有时候想把住酒店的钱给李逸轩,但对方始终一笔带过,多说了还生气。

   本来自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