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韵叶app

君九顿了顿,眼角微微湿润,“我宁愿相信她还活着……哪怕是在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

“梦里,你还梦见了什么?”

“天莲镜池洞府……清凉池……”她看着花子宴,说道:“《法华经》里有记载,清凉池能满一切诸渴乏者……即为可获救赎,可得重生。”

花子宴沉了沉眸子,随即一笑,“也许真如你所想,小公主脱离了人世,灵魂却得意飞升。据你所说,那并非人所居之地,定为仙境。”

君九闭上了眼睛,没说话了。

仙境吗?

可是,她临走的时候,那道苍老的声音所说的那句话,又是何意?

清凉池。

待尔归期至,一切方明。

这个“尔”说的是她。

因为那人是跟她说的。

可是,何为“归期至”?

小清新苹果头女生清晨爬起床洗漱照

她要归去何处?

君九总有一种感觉,那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梦……

君九迷迷糊糊又一觉醒来的时候,看到容逸。

毕竟是剧毒。

毒解了,却也损伤了身体,显得虚弱疲倦。

“容逸……”她看着床边的男人,朝着他一笑。

哼。

突然,另外一旁,一声冷哼。

而且,声音极为耳熟。

君九怔了怔,微微抬眸,只见宇文烨搬了一张椅子,守在床尾……

这两人……

感情一人守在床头,一人守在床尾?

她看了看他们,一时有些无语。

倒是宇文烨,沉了沉凤目,虎视眈眈地看着君九,可是,等了等,君九都没有对他笑。

反之,总觉得方才君九喊容逸的那一声,低柔至缠绵,听着就撩人……

君九都没有用这样的声音喊过他!

容逸不是他哥吗?

怎么这俩瞅着都不像!

宇文烨思及此,凤目突然阴测测地瞥了容逸一眼……

“你这一觉又是睡了一个上午,肚子一定很饿了吧。”容逸说着,站了起来,微微弯腰就要去扶君九起身。

“朕来。”宇文烨突然更快地站了起来,抢下了这活儿,深怕容逸跟他争,连忙说了一句,“君九肚子饿了,朕照顾他,你去让人把饭菜送来。”

突然被抢了这份好活儿,容逸差点儿没拎起一旁的棍子干死宇文烨……

宇文烨要是没失忆,这会儿他还能理直气壮的跟他掐起来,来一场生死大战,谁输谁去叫人端饭菜……

然而,偏偏这狗皇帝还忘了!

他容逸就算是江湖人,高冷高傲炸了天不是那么尊敬皇帝,但是也不能……真的让皇帝去端饭菜……

咬咬牙,容逸忍住一指头戳死宇文烨的冲动,又在君九充满担忧的目光注视之下,只好收起了跟情敌打得你死我活的疯狂想法,转身往外走了出去。

“躺久了要不要起来走动走动?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先喝点水,喝温开水还是喝茶?”宇文烨各种嘘寒问暖,一边问君九一边试图动手动脚。

摸了摸君九的衣服,然后……忍不住地想要摸一摸君九的脸……

君九眯了眯美眸,觉得宇文烨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熟悉了,他现在看她的眼神,就是几年前他爱她爱得死去活来时候的眼神一样。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阅读!w#w##o#m